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铠约】离途(不刀是糖)

#听说出新人物了,先发一波糖为敬,铠x百里守约,夹带双兰。
#人物设定随缘,背景设定随缘,添加私设随缘。
#离途。

00
狂流之日,结算之日,终焉之日,新生之日。
冰雪之后,混沌之中,神睁开眼。
他重新看到世界。
01
百里玄策终于不耐烦地打断了老师父的话,一只小手甩得纷影缭乱。
“停停停,通俗地讲就是铠被兰姐一脚踹醒了呗,然后呢??重点呢??哎哟谁打我!”
蓬乱的红毛被人不轻不重地按下来,安静的人走路都声响低微,是故没人知道百里守约什么时候来的,只看到他站在身后,笑容四平八稳。
“玄策,对大师父应该怎样说话?”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连脑袋耷拉着半个身子,和满头华发的老者不情不愿地重复。
“大师父,后面发生了什么呢?”
他那副模样着实好笑,百里守约也没在绷着脸,露出些温柔的笑意来,青年比常人多两只银白的狼耳,从银亮的发丝中竖起,许是他为人太温和,一点不让人觉得凶悍。
不似他手里按着那个这会儿服服帖帖的小魔王,长城守卫军上上下下都头疼,但凡花木兰和百里守约双双不在,这小子能把天翻过来。

02
不过混世魔王逢对手,除了长城大姐头花木兰,和他哥哥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最近很头疼一个人。
就那个新来的。
叫什么来着,对,铠。
这位大哥来历不明身份成谜,长得一脸高冷行为更加高冷,除了花木兰唯一甩过的人,是他哥百里守约。
靠,还抢他哥,不共戴天。
百里守约被这小孩儿自言自语逗得直发笑,他惯是个温平的性子,做事奉行平稳,不到万不得已从不露出骨子里的刀锋凌厉。
他这一份外柔内刚的生存之道续了二十多年四平八稳,直到身边这位不讲道理突然出现。
铠是他和花木兰从冰天雪地救起来的,实际上花木兰那震天一脚并没完全踹醒,他把人时刻放在身边照顾,直到这人睁开眼一扬手冰川封天狂风万丈,不过一寸没伤着他。
更像是猛兽负伤,确认一下身侧之人能不能信。
他那时迎着风照样笑容平和,把零散的干粮和水递过去。
铠盯了他半天才把东西抢过去,算是认可了暂时的和平,然后经过了两三天对他的异常依赖,好像心智才慢慢苏醒,面容冷峻堪比冰雪封城。
是个很深,什么也不与人知的人。

03
铠的本名不是铠,没有人知道他的本名是什么。
新加入的守卫军将领有着让人心服口服的强大战力,花木兰把十人小队交给他,他挨个单挑过去,后面的百人队就只派出百夫长挨打了,名义上又叫权力交接。
花木兰铁血威名,长城内外无人不晓,盔下尽是寒天冻地捡来的野孩子,她刚来边疆才18,整顿巡逻就自己带着一队人开路,边敌来犯就一马当先自己冲锋在最前面,如同初生牛犊,从不怕虎。
涣散的守卫军在她手里重新立起来,过一年她捡到了百里守约和百里玄策,两兄弟被冰埋的结实,挖出来一个和她一般高,一个才一团大。
三年过去,她还是从来没过问百里守约,堂堂百里世家,何至于寒冰埋骨不名之地。她从来嚣张跋扈,明艳照人,一拳砸在百里玄策脑袋上,红毛小魔王声都不敢吭。
铠身上也隐约有些花木兰的气质,尽管这位朋友因为顶着一张喜怒不形于色的冷峻面容而不太明显。
百里守约给那位倒霉的百夫长拿药过去,听那位百夫长凄凄惨惨戚戚宛如地狱一日游的描述,差点笑出声,不得不忍住,很辛苦。
他出门就碰到铠,也不知道这位朋友门外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哪来的直觉,低声和铠说了句没伤筋动骨,放心吧。
铠点了点头,但站着没动,想了几秒钟和他说。
“跟我来。”
如果不是已经熟知铠万事一张冷峻脸的习性,怕是都要误解这是一句宣战词了。

04
“你帮了我很多,谢谢你。”
这是荒郊野外星辰漫天时百里守约听到的话。
当然,长城上下寸草不生,走到哪里都是野外求生实录。
他侧过头去看铠,难得这人露出一点表情,好像有点怀念的意味。
“我好像有个妹妹。”
那人慢慢地说。
“也总是跟在我身后替我收拾残局,因此从一个乖乖小姐变得很厉害。”
“你和她不一样,你本来就是一个锋利的人。”
“为什么选择藏得这样分文不显来生存,不累吗?”
铠的过往没有人知道,烽烟战火总是寸土寸灰,转头就被偌大世界忘得一干二净。
只有梦里,他能见到可能是真实的自己。
无惧也无畏,为了保护一些东西,即使走向深渊,也从不后悔。
那条路又长又深,他梦了好多天都没有梦完,时不时地有些恍神,然后就很容易听见周围人的碎声。
是而他才这么清楚,百里守约一直在身后悄悄帮助他,替他把他大刀阔斧开出的路修全补满。
他记得这个人,他醒来,记忆一片空白,除却力量再无所有,而身边有两个人。
一个是花木兰,另一个就是百里守约。
他对安定的寻求因而有一部分落在了百里守约身上,在他混沌迷乱的时刻所依存的,所保存他人性的。
光的另一头,深渊的豁口。
他因而想靠近这个人,即使温润的表皮剥开,他可以百分百确信,那悬吊的是一柄剑,绝不是潺柔的泉水。
百里守约终于回答他了。

05
“你还记得,你是为了什么,不惜牺牲自己已有的所有吗?”
百里守约不像敷衍他的样子,青年突然从画中走出,应有的锋锐冒了个头,浅淡的银色调云开雾散,凝炼的冷质的金属从其中显露出来。
他紧接着说。
“不用回答。”
“每个人都有禁忌之地,我也一样,倾己之力,在所不惜。”
所以羡慕,所以替他铺路,宛如救赎。
铠沉默了回去,没问他结局,浩瀚的岁月已经过尽,才会来长城,譬如那位神出鬼没的兰陵王。
无人知晓其名,也无人知晓面具后是否容貌惊绝如传闻。
太多的事不为人知,太多的人永不相见。
那一晚走到最后,星子都干净了,百里守约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对铠的感知如此敏锐,又对这个存在如此开怀。
他都快忘了深夜还有繁星,明夏还有桃花。
灰白的年岁宣之于口,竟然能得一二分解脱。
是因为这个吧。

06
铠在得知兰陵王和花木兰是一对儿的时候,脸上出现了些许波动。
然后问了百里守约这样一个问题。
“所以,兰陵王频繁出没长城,这事儿是真的?”
百里守约点了点头,发现他脸上的波动更大了。
铠没等他追问,波动了一会儿自行补充。
“……我一直以为他是觊觎长城。”
百里守约直接笑出声,接收到铠和善的眼神也没停止,整个人宛如笑裂,狼耳朵都笑得一抖一颤。
最后铠左右一看四下无人,一个前突把百里守约摁墙壁上才让这位朋友停止了铜铃般的笑声。
长城的城墙饱经风霜,有点独特的古旧意味,夕阳早消停了热度,淡淡的余晖照着百里守约的眼睛,许是承自非人的血统,色泽极为漂亮。
很难推责这是第一次心中触动,但这一回太明晰,铠也就亲得没有很犹豫。
他总想找出百里守约真正的那一面,柔和底下藏的锋利,热的外托藏的冷。
他突然又不想找了,只想把这些都据为己有。

07
百里守约没有像二八少女那样一把推开铠再补上一巴掌,实际上他有点懵,然后就选择了顺应,决定得非常迅速。
他固然不怕孤独,也不怕踽踽一人,孑然一身,玄策不过是小孩子,命运不过是垫脚石。
他十四岁就拔出了百里家族作为标志的剑锋,十六岁就学全了传承百年的剑法,非要寻一个罪名,盖因他是旁支。
旁支没人权,也不存在民间传说里打破桎梏的机会,真实从来狰狞可怖,他可以保住自己,却保不住玄策。
他十七岁被逐出家门,主脉还想着废他武功,做事恶尽毒绝,他没太多意见,天下将乱,那些人横死是迟早。他抱着一团大的玄策玩儿命地跑,从京城跑到边疆,又遇到雪原巨兽,险些两个人一块儿葬身兽腹,只得自己埋了自己。
他没想过死,这世上不能留着恶人生,他还要看着百里家自己把自己作死。
只是十四岁就被压在地底吃了太多亏,锋芒毕露的年纪都还没到,就一头扎进地里学会了十八般藏拙。
所以羡慕铠,还能有无畏的气质。
他其实认得这人,魔道大世家只有那么几个,那家后来听说满门被灭。
大抵是百里家的命运早了几天临门。
凉薄藏到至深,真的没打算捂热,他一开始帮铠,真的是羡慕而已。
你非要说何时何地,记不起来,不过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了。

08
最后百里守约还是把铠推开了,因为玄策来了,他还没提前做思想工作,怕小朋友把天翻过来。
铠似乎很有些不满,玄策风一样来和去了,又把他搂过去眉对眉眼对眼,他那棵古井浸泡出来的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的心脏战鼓震天。
“百里守约。”
每个字都砸在他耳里,逃也逃不脱。
“我还是没记起来我是谁,而且,我好像杀过很多人。”
“你介意吗?”
百里守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铠其实也生了一副好相貌,眉眼尤其凌厉,这会儿却温情了不少,甚至有点等师父批评指正的意思。
他着实又被逗得想发笑,干脆利落地答了一句。
“我要是介意,你还亲我吗?”

09
某种意义上,长城第一钢铁直男,其实是花木兰。
兰陵王当初和她纠结了很久,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互相没有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总之,第二肯定是铠。
但百里守约这句话露骨到极致,钢铁直男也能听明白。
不然就可能不是直,而是傻了。
百里守约于是又被摁在墙壁上亲了半天,快喘不过气了才拍拍铠的肩膀示意他退开。
前面说过了,铠其实长了一副倜傥的面目,只是常年保持一张严肃的脸所以不太明显。
换你被他情深款款地盯着,你也受不了。
反正百里守约是受不了,和他摆手。
“你别老看我了,又不是不认得。”
铠点了点头,默默地移开了目光,什么都没说。
百里守约可能接上了神之思考轨道,硬是从这个简单的动作中读出了一丝……委屈。
他又想笑了。

10
百里玄策拍着桌子说要追着铠砍十条街,话音未落铠进来了。
红毛一时很尴尬,因为这位魔王已经在和铠的数次摩擦中认识到了这位哥们儿是不买账的,是很凶的,是真的很凶的。
然后他就用宛如看到花木兰穿情趣内衣一样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铠走到他哥身边整个气场都柔和了一圈儿。
呃。
红毛小魔王突然觉得不用收拾了。

11
百里家果然倒霉了,那几个只会打压人的主脉,死得很干净。
带来消息的是露娜,一个面容姣好,气质却凌厉逼人的女孩子,来找她哥哥。
魔道这些年越发被打压得厉害,武则天一朝成帝,该做的虽然的确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不少。
铠对着这个隐约记得的妹妹看了半天,说了句谢谢。
露娜后来神色复杂地找了一次百里守约,问他要不要知道她哥哥的事,百里守约说不用,等他自己想起来吧,你如果不放心,可以留一只鸽子在这里,他想起来了我便通知你。
女孩儿同意了,并对百里守约这种毫无敌意的态度稍微有点不理解。
“如果我哥他,本来是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人呢?”
“你和他在一起,也要陪他承担可能并不是你原来想过的命运呢?”
她这样问。
百里守约笑了笑,人还是温温和和的,说出的话也温温和和的,但总有些铿锵的决然气势。
“我知道他是谁。”
他说。
“我见过以前的他一面,在那次几大世家的聚会上。”
“我知道,对你而言,他的变化有些大,但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同样,我也不会,无论如何。”

12
百里守约做饭很好吃这件事,因为作者忘了,所以本文现在才想起来。
可能是太好吃了,吃得铠记忆都恢复了。
但他和百里守约之间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他更加坏了一点,欺负一下人之类的。
兰陵王在得知铠和百里守约成了一对儿之后,脸上也出现了些许波动。
花木兰虽然没看到,却秒懂了,并问他为什么。
兰陵王回答说。
“按照原本的设定,他们应该是世家子弟中彼此最强的两个竞争对手。”
花木兰:“啥?我手下都这么厉害的吗?”
兰陵王:“……我不厉害吗?”
不遥远的另一头,长城的某一处荒郊野外,有两个人又在学文青搞星空下并肩漫步。
百里守约精确地按住了铠马上就要犯罪的手,露出了一个难得不藏不温的笑容。
“你找打?”
铠最迷恋他偶尔锋芒凛冽的模样,二话不说亲了再说,反正除了野战不让,百里守约这方面并不算很保守。
夏夜星空最喧闹,无人之地最安静,经久不息唯有情人的心跳。
FIN.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