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云亮】从容

#原王者荣耀背景向,私设如山。


他起初是谁谁的影子,那一无是处的废物“龙”,凭一副精枪快马的能人模样在明面上八方逢源,他戴满沉重镣铐被埋在地底,暗无天日的牢房,最干净的地方是干草堆,他睡不成。
作为“龙”背后最强的一个人,除却所有人加起来都搞不定的天大事件,没有人敢把他放出来。
这影子,身在深渊,饭食无救,人也无救,偏生一双冷傲凌厉的眉目,沉沉的黑暗也掩盖不住,便是专在陈腐墙角捡拾碎瓦片的鼠孽,或是谄媚发狠七八张脸孔专管送饭的小厮,到了这一间也都没了耀武扬威的胆气,嗖的一声就窜的不见了。
“龙”是大陆名扬天下的杀手,却是一俊儿郎,生得眉目鲜明,白衣白马,一身武艺卓绝,令人叹服。五年前一骑踏平关山七邪,那日有人亲眼所见,他白衣未沾丝血,不染一尘。
分明是个杀手,倒是多少女儿家心中所向,梦寐所求,只把他当作侠。
“人啊,都爱以貌取人,亲眼所见的貌也就罢了,传闻中的貌,竟也能生无数心思出来。”
说这话的人,是影子五年来见到的第一个活人。
这人穿蓝衣,深深浅浅的蓝,教他想起记忆里某一日,屠尽邪辈,血洒青山,仰头所见仅剩的万里晴空。
“不过这传闻么,到底也不算空穴来风了。请问阁下一句,尊姓高名是何也――?”
影子在拖长清扬的尾字里抬起头,面容教厚重尘封,丝毫显不出传言之形貌,他久未启唇,嗓音嘶哑至极。
“赵云。”
“在下诸葛亮,幸会。”
诸葛亮含笑应声,将一柄羽扇摸上手,十八层玄狱,十八道阵图,一层连一层浩瀚重压,一道叠一道魔光诡阵,都在他一个简单动作中显现出来。
而这万千修罗,皆压诸赵云一人身上。


诸葛亮问他。
“你能单枪匹马斩尽妖邪,何不斩去这枷锁?”
他答。
“不必。”
诸葛亮又问他。
“你能单枪匹马斩尽妖邪,为何不斩除你心中的妖邪?”
他答。
“不能。”
诸葛亮仰天长笑起来,这人青衫落拓,本一副潇洒书生模样,扬手却能惊天动地,生生把这暗无天日之地升起光芒来。
光芒在他眼里,是看尽人世百态之透彻,在他手中,是风云变色之力量,他说。
“赵云,这世间人人有错,难为生而丧其母者,难为生而啖人肉者,你又何错之有?”
“错在你该出手时未出手?你又不是三岁孩童,难道冲上去送上一命,便能安度此生了?”
“己之责是己之责,人之过是人之过。”
“赵云,你天纵之才,这三岁孩童都晓得的道理,你竟然不知?”
赵云沉默良久,方应声。
“我欠此债。”
“五年不见天日,足够了。”
“你知我名多久?”
“五年。”


五年前,赵云和龙同往风云大会,任务本是刺杀乔家家主。
龙却对那家女儿生情,私定终身,抗命不从,引来围剿,赵云未出手相救,乔家父女双双身死。
此后,赵云屠尽组织为首之人,白衣白马名扬天下,此名,皆付予龙。
可龙仍不知足,想让他死,又不敢下手,使阴计将赵云坑到这十八层地狱,一关便是五年。


赵云出来后,换了身衣服,理了理仪容,总算又有了一点传闻中,当年白衣侠士的模样。
诸葛亮却嫌弃得很,直说他一身“牢狱阴气”,若是可以,最好“去深山老林拜拜树灵草木的,去味儿”。
赵云听得忍俊不禁,面上神色却无太大变化,平平常常将诸葛亮的嘲讽照单全收,答曰。
“蒙孔明这般嫌弃,云深感惭愧。”
诸葛亮那厢便也笑出声去,他生一副温润如玉的眉眼,笑起来身侧往来羞红一片少女心思,频频回首,大胆的秋波暗送,大多是悄悄多看上一眼,恰对上他含笑目光,受惊般的扭回头,直红了耳根去。
某白衣侠士:孔明,前方有石。
某装完逼险些踩到石头但及时避开了的孔明:劳子龙费心。
赵云:我字子龙,你都已知晓?
孔明:无所不知。
这日天光极好,非晴空蔚色逼人,而是和煦明净,教人舒适。
赵云也记起诸葛亮来,当时他二人并排连两座,另一侧是龙。
诸葛亮当时与他言,莫测之风云,不如敬而远。
如今与他言,无所不知。
他自幼与龙同进组织,却能为一不相干之事闹到生死断绝,世上竟还有这般人,识破红尘,却愿入红尘。
可怜辜负好韶光,一世之短,年月之长。
两人并行远,天涯海角皆无妨,此心有归处,何处不归乡?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