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信白/校园AU】云游客

#现代校园架空,正常校园。
#云游客。

00
后来他们学到一篇拓展课文,讲一个道人修行,走遍天下,身在浮世里,不在红尘中。却因一凡人女子堕入轮回,不得善终。
韩信没太在听,侧过头去看李白,李白一如既往趴在桌上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他悄无声息弯了弯嘴角,没想到李白就把眼睁开了,直勾勾地盯过来,一时心虚理亏的倒成了他。
春风料峭,窗外下起樱花来,满天满地地飘个不停,老师带领着课文朗诵还在继续,整齐划一的人声淌过耳边。有道人游,其人不凡,遍看尘与世,足不踏地,衣不沾雨。
李白抬半臂探两个手指扎过来,从他手心里把笔取走,坐起来,捉了张草稿纸,提笔就写。
他的手心被扎得微有些痒,握拳按回膝头,光明正大地凑过去看李白写。
李白写的是,有道人游,足不踏地,衣不沾雨,身从万物化无尘,心从九天串珠人。
这话也独韩信看得懂,李白曾和他讲人心贵比宝石,贱比串珠,端看心里装什么。要是装天地浩瀚,凌云志向,那就是宝石,坚不可摧。要是装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爱无私,那就还是宝石。
韩信问他那装什么是串珠?
李白从他碗里夹走了最后一块肉,吃了,然后说,装个无端无由的他人,巴巴地奉上身家性命,不就是个任人宰割的串珠了?
他说这话时低眉垂目,仿佛他人轻贱一颗心还不比他碗里剩下的两块肉值得他投付专注。韩信看他,看一眼总要压一回心底里汹涌翻腾的感情,又忍不住不看。
串珠就串珠吧,他总也没得办法。

01
韩信确信自己喜欢李白没花什么工夫,他每天都要负责叫醒李白去做操,叫醒李白去吃饭,叫醒李白放学了。李白经常睡得乱七八糟,刘海时常上翘,韩信总忍不住想给他按平。
等他反应过来,李白已经占满了他所有的知觉意识。
他一生才过小半,顺风顺水,光阴荏苒,暂无灰白的岁月。李白不是跋涉长夜寻得的微光,也谈不上什么惊艳的入场,他甫一见,心有动,骗不得人。
再日久,也就不言不语,病入膏肓。
李白不像寻常求伴的高中生,也不像寻常求独的高中生,那是片长出翅膀的杏黄叶子,打银河飘落人世,谁也求不得。
他问过李白,那你的心是什么?
李白哈哈大笑,说当然是石头了。
韩信问他为什么,他说芥子须弥那套无趣至极,谁能几生几世不变转,事不关己看人间,当然是石头了。
李白写字最是龙飞凤舞,写文章最是锋利逼人,大家都才十六七岁,也不知他哪里偷来那么多沧海桑田的认识,还字字珠玑,句句扎心,叫人反驳都无力。
就好比他这几句话,漂亮得叫人挪不开心神,又扎得韩信肺腑皆痛,动不出妄念。
大约是他半晌没出声音,让李白察觉了,李白不知从哪儿捏了片树叶递给他。
韩信接过来,一脸懵逼。
李白说,你看这片叶子,他没想过要开个花,他觉得开花和他没关系。但碰巧开了个花,他也开得挺好看的。
韩信盯着叶子看了半天,问,你从哪儿看出这个叶子上开过花?
李白人靠着树,眼半闭,双手叠在身前,一副虔诚信神的样子,说,我瞎掰的。
韩信似懂非懂,总归那闹不平的五脏六腑又突如其来地老实了,他也不晓得是什么套路。

02
李白这种人,就是那种情情爱爱和他联系不起来的人。
他也是难得情书收一车,那些写情书的姑娘小伙儿都是认认真真单纯表白没有其他想法的,校园男神中的一个另类了。
隔壁赵云天天忙着拒绝小姑娘,拒绝得焦头烂额,可惨。
赵云实际上是一个钢筋铁骨的宇宙直男,平常除了皱眉都没什么表情的那种。小姑娘们普遍把他当成冰山,做疯了融化冰山的美梦。李白反而是个相当浪漫的憧憬对象,他替头发散掉的姑娘别过发夹,给没带伞的女孩子撑过伞,从不对爱慕他的人露出任何刀锋凌厉。
却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没有那样的幸运儿,没有人能得他青睐。
画中仙哪能归凡人念?不存在的。
韩信从不觉得自己会是例外。不过他觉得自己有一处幸运,就是他和李白比较熟。哪怕是要长到一年几年,终究他不是错爱。
从那时未识双双被人围堵,李白似笑非笑和他一挑眉,说那巧了,我最喜欢别人欠我人情起。
那边厢李白突然叫他,韩信转头看。
“今天愚人节,有人给你表白吗?”李白在拆情书,漫不经心地扫着字。
韩信点头说有。
“这么不懂察言观色,”李白又折起一张写满字的纸,神情慵懒,看起来十分想睡,“连你有喜欢的人了都看不出,还多想什么呢。”
韩信被晴天惊雷砸得一脸懵逼,转头看李白。
李白一脸理所当然地看回来。
“你瞎说什么呢,我喜欢谁了。”韩信下意识地选择了状若若无其事,继续做演算。
他等了一会儿,没再有声音,再一看,李白又趴下睡了。
他一时竟然搞不清楚他是在期待人知,还是在盼望人永远不知。

03
过了好几天,李白没再提过那天的话,好似他真是胡说的。
韩信也就忘了。
暧昧的和平又维持了一段时间,直到刘邦过来为止。
刘邦是韩信的发小,满嘴跑火车,最爱凑热闹。平时主要由张良负责被他烦,张良这段时间准备出国忙得一批,百无聊赖的刘邦突然就想起来他还有一个好兄弟了。
中午是韩信习惯溜出去打球的时间,他最近以来时常会碰到李白,李白来了也不爱说话,也没太大动作,就走到球场另一头坐下睡觉。
今天没碰着,他心里还有点点失落,殊不知另一头教室里,刘邦已经自发自觉跑到他座位上坐下了,还顺手把天给他捅穿了。

李白是十分清瘦的,加上个子高,长了一副倜傥疏落的好皮囊,总归是很多人愿意和他搭话的。
其中自然包括刘邦。
他仿佛没有发觉李白是在他坐下之后骤然坐起来的,脑袋半歪,眼睛盯着他,像是落叶割过秋风,凌厉且冷。乐呵呵地问李白韩信去哪儿了。
李白说去打球了,刘邦点头,说我就知道他是这个德性,小学就翘午睡跑出去玩。李白没接话,刘邦也完全不觉得尴尬,自顾自地继续说,以前他还和我吹逼,说读书坚决不谈恋爱,现在可好哈哈哈哈自己打脸。

04
韩信回来的时候,刘邦都趴在他桌上睡着了,李白醒着,面无表情地低头翻着书。
他一见刘邦就感觉大事不妙,把人抓起来强行拖出去严刑拷打。
刘邦被他拖着出了教室,没半点睡眼惺忪的样子,反倒是一脸吊儿郎当的笑。韩信恨不得给他来两拳,压低声问你和他说什么了?
“实话实说啊。”
刘邦一脸理所当然。
“你自己看看,你俩都走到这个份上了他还不肯点个头认个定,他这是什么意思?”
韩信抚额,头非常疼。
“我和他什么出格一点的事都没做过,你不要跑到他跟前说出格的话。”
他最后说。
刘邦冷笑。
“那你真是十佳好备胎,进一步做牛做马,退一步无欲无求。”
刘邦走了。
韩信回过头,李白仰着脑袋靠着墙壁,不知道在这儿站了多久。见他回头,还冲他笑。
韩信转身往回走,经过李白身侧,他稍微顿了一顿,李白没出声,他于是走了。

晚上放学,李白惯例等大部分人都走了才开始不紧不慢地收拾东西,教室空了个干净,韩信还没走。
天黑透了。
“韩信。”
“啊?”
“手,伸出来。”
韩信一脸懵逼,想了半天还没想好的提问又散乱回去,他伸出手,李白又拿两个指尖过来划上他的手心。
那两根瘦长的手指勾开穿进他的指缝,韩信看得一愣一愣的,他犹豫了一下,反手把那只手抓紧,李白迅速地挣开了。
“我东西还没收完。”
“……”韩信看着他继续收东西,“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白专注于把书包拉链拉好,漫不经心地答话。
“串珠啊。”

05
韩信最后说,我不是无欲无求,不过我可以不求。
李白十分敷衍地点了点头,眉眼在路灯映照下疏朗如晨星。回答说,谁要你无欲无求了?
顿了顿,又补充说,我本来觉得逗逗你挺有意思的,谁知道有人要横插一手。
韩信静默了一下,幽幽地转头看李白。
“你这是欺负老实人。”
李白点头。
“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白点头。
韩信本来还想再说一句缓解一下紧张,对上李白含笑的眼也就忘了词,干脆亲了再说。他其实不晓得怎么接吻,但是抱着李白也很心满意足,李白没回抱他,十分舒适地往他怀里靠着。
“所以那个什么,叶子开不开花,你是这个意思?”
李白点头,然后补充。
“我其实以为你心里有数。”
“没想到真的没数。”
韩信十分无辜万分冤枉地回答,你还记得你说你心是石头做的吗,你还记得你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旅游吗,你的粉丝团都觉得你不可能谈恋爱,没人能比你向往的东西更好。何况我。
李白挑眉。
“石头上也可以长花,旅游又不是非要一个人。”
“韩信,我原来确实无牵无挂,现在确实心有所归。今天不告诉你,明天也会告诉你。”
“我不喜欢有所拘束,但我更不喜欢逃避。自由好,自由好,比不得你,你最好。”
韩信望着李白,他原先也不太能想象李白谈感情,然后发现其实,潇洒的人谈感情也潇洒。
就让他全副心神都挪不开,喜欢得不得了。

06
对于学生时代的小姑娘来说,最气的并不是男神脱单了,对象不是我。而是男神脱单了,居然还是和另一个男神内部自销。
况且李白脱团之后一反常态,对于所有示好全数拒绝,一个不留。
至于韩信,他惯例是拒绝的。
不过以前是回答,抱歉,我不喜欢你。
现在是回答,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辣眼睛。
好似谁不知道你喜欢李白。
你看他的眼神都快化了。

李白后来睡觉,枕着韩信的枕头,披着韩信的外套,十分美滋滋。
韩信问他是什么时候掉入凡尘的,他捂在枕头里含含糊糊地回答说,忘了,反正我很早就记得你。
“什么时候?”
李白想了想,回答说。
“上辈子吧。”
FIN.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