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齐海】光源

#发光症的梗,简单地说就是喜欢一个人看到他的时候就会发光。

#『』内内容为他人心理活动,[]为齐神的想法和听完心声默默的吐槽。【】为他传达的内容。

#齐神的能力添加了一个小小的私设。

#光源。


上学的路程分为三段,第一段是大约两百米的岔道单人步行。姑且算作不错的清晨时光,如果抛开周围行人心中络绎不绝的抱怨声。

第二段是大约五百米的马路边单人步行,来往的行人和车辆都多了很多。而最近格外不太平。

第十七次往左偏身躲开追逐打闹目的是抱在一起的学生情侣两人,此时已经移动到了行人道的边缘,齐木几乎是同一瞬间往后靠右侧开半步和自行车后座女生的鞋尖惊险地擦肩而过,紧接着立刻弯腰闪避划过半空目标是他前方某位同学的示爱纸团。几步路而已,就算是拥有超能力的齐木楠雄同学也有些招架不住满大街飞舞的粉红泡泡,以及由此而来的各种情侣秀和示爱行为所带来的,几乎塞满整条上学路的物理阻碍。

他惯例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后方握力奇低的女孩子在刚才几秒钟内迅速地完成了满怀期待到沮丧地耷拉下来:呀,要打到其他人了……诶那个人蹲下去了!立刻精神起来眼睁睁地看着纸团正中靶心,打中了目标男性的背部。然后……然后自然掉落,被来往的行人践踏成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呜呜呜,我的力气果然还是太小了……可是,可是也不敢靠太近,更不敢当面说。怎么样才能让学长明白我的心意呢……』

[不管怎么样原则上起码要对自己的握力有一个基本的预计吧。]

不过他也已经司空见惯了,那个女生虽然沮丧地垂着头,他稍微回头就能看见她衣服下面胸前整块都亮着,无疑也是近来风靡的发光症受害者之一。

风靡这个词用来形容传染病虽然有所不妥,但最近疯长的恋爱指数大概不完全是坏事吧,虽然作为透视超能力者的齐木同学对于和心思透明的人体标本谈恋爱毫无兴趣所以完全不懂。

而恋爱增长的原因大概是,那些朦胧的情愫实在无法用言语说出口就可以买一件特制t穿好,隔光材料封在最外层做成薄纱的形态,也就是可以简单粗暴地撩起来给对方看你在发光,普通衣料是阻挡不了人类的“真爱之光”的。没错,发光症并不是什么会让人头晕脑热不得不回家靠板蓝根度日的放假福利病症,而是会让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不受控制地胸口发亮,因此促成了一波恋爱浪潮,这种光芒也被著名新星六神通在新一期综艺节目中愉快地命名为:真爱之光,而迅速成为校园新浪漫。

[毕竟已经步入社会的成年人是做不到坦率地撩衣表白的吧。]

齐木楠雄步伐平稳地经过一间咖啡店,透过橱窗可以看到一张桌两头对坐的沧桑大叔和熟女组合,双方一个恳切一个娇羞各自撩衣赤光相见,仿佛又回到了校园。

『啊,这么多年了,我穷困落魄至此,她竟然不嫌弃,还是这么爱我……』

『啊,这么多年了,我容颜衰老至此,他竟然不嫌弃,还是这么爱我……』

[你们真是太般配了。]

[刚拿掉手的时候看到的根本是灯光,因为是像小孩子那样一点一点把手往下扒的方式,然后才各自亮起来,所以说这种光也和好感度一样随意吧。]

他即将迈出达成咖啡店距离200米成就的最后一步。

『既然这样我就不能再垂头丧气了,振作起来,破产三次算什么,为了连这样的我都不会舍弃的她,我要第三次重新开始努力!』

『虽然容颜不如旧了,但是,但是我可以试着做一个好妻子啊!他肯定需要一个贤内助来免除后顾之忧吧,加油!』

[收回前言,你们真是太般配了。]



第三段路是已经划入校园麻烦生活区域的,他会依次碰上海藤、燃堂,和新来的转校生,偶尔甚至会混进热血沸腾的班长同学为寒春提温添砖加瓦,那也是海藤难得会挤在齐木之外的人身边的时候。

格外怕冷,又一个女子力满满的设定。

不过放在海藤身上也毫不违和,毕竟他可是围巾口罩手套齐全还会毫不犹豫地感冒发烧的那种体质。

后来齐木尝试了一下,发现他其实可以制造出一定范围的恒温圈,温度上下限在0-100摄氏度,刚好可以做移动冰箱和烤架。

不过他是绝对不会用来给海藤保暖的,开玩笑,本来就已经天天黏着他了,再发现黏着他能保暖怕是从此告别清静生活。

呀,但是齐木君,真的有过清净的生活那种东西吗?

[闭嘴吧,就算你是这一集的作者。]

总之,今天他也照常遇到了海藤。这家伙围了条超级浮夸的大围巾,说是外套大概也没差多少,黑漆漆地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

“看!齐木!这可是我漆黑之翼觉醒的第二阶形态,没有几个人见过的噢!”

『快问我为什么快问我为什么!』

[拒绝。]

“之所以没有几个人见过,当然是因为见过的人……”

[所以无论我问不问你都会强行说完才对吧。]

“哟哥们儿,还有矮冬瓜?你怎么穿得和要扫墓一样,今天不用跟我去扫墓啊?”

“谁是要和你去扫墓啊大块头!!我这可是神圣的漆黑之翼第二阶段觉醒圣装!”

[呀嘞呀嘞,又是一个日常的早上啊。]

“什么?不就是一块黑布吗?话说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大的黑布啊,老子都没见过。”

脑子毫无逻辑所以跳转飞快的燃堂同学突如其来地扯起了那块黑布,于是,惨案发生了。

画面凝固了一瞬。

“哇,你在发光哎矮冬瓜。”

毫无所觉的大块头进行了实况解说。

“燃堂同学,海藤同学,齐『齐什么来着真的记不住啊』同学,早……安?”

刚上前会合的前不良最后一个字噎在喉咙,无声地滑出,宛如实质性地方块砸中当事人的头顶。

“哈……?”

抬手准备抢围巾的海藤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我我我我我在发光???????????我居然在发光??????????』

[……希望你不要把你的想法石破天惊地大声喊出来。]

“啊――――――”

[……]

“怎么了海藤同学?哪里不舒服吗?”

『有情况,轮到我完美美少女照桥心美出场了!不管是头疼脑热看到我都是最好的药噢★』

三步并两作赶上来的照桥心美起码解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刚才站在一起的四个人起码不会被尖叫声引来的诸多目光当成同性恋,因为男生对着照桥同学胸口发光实在是一件太稀松平常的事了。

燃堂不会注意这些事,海藤这个白痴自己也不可能搞得清楚状况,但他发光的时间是在照桥心美走过来之前,换句话说不会是因为照桥心美。

[排除燃堂和海藤自己,第一案发现场剩下的人……我和那个转校生。]

[排除第一现场,他穿衣服的时候应该没有发光,否则不会蠢到不知道穿新发的隔光校服来上课。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他出门和见到我这段时间之内。]

“齐木,呜呜呜,我……”

【节哀,死不了。】

“我要怎么拒绝他啊呜呜呜,爱上我不是他的错,毕竟我这么帅气迷人。可我,我是肩负着拯救这个世界重任的人……”

【闭嘴,走路。】

『连齐木也感到棘手么,果然只能由我亲自搞定了。毕竟肩负拯救世界重担的我如果自私地谈起了恋爱,这个世界可就要灭亡了!话说不知道是谁这么荣幸地被我看上……』

[所以你根本就知道那个光代表的是你喜欢上了别人吧。换句话说连这个都搞不清的人真的存在吗。]

『诶不对,应该是谁想要破坏我的拯救世界重任才对吧??』

[你到底是怎么安全活这么大的?]



“那个,海藤同学,没事了吗……?”

“当然没事啦!本大爷可是漆黑……嗯?照、照、照桥同学????”

『天哪照桥同学居然在吗!!那我岂不是暴露了我是个深陷于病痛的超能力者的事实!她会不会因此看不起我啊?』

[你想太多了。]

『说起来既然我都没能逃脱这个可怕的魔爪,不知道齐木是不是也得了?这个病会不会对身体不好啊,齐木那么弱不禁风的……』

[醒醒,弱不禁风的是你自己。]

“啊,我没事,发光症之类的小病是不会影响到我的!”

“呀,海藤同学真是勇敢呢。”

『哟,又一个为了我发光发热的,来吧,为了完美的我奉上你们的信仰!』

[虽然你不会知道,但他并不是为了你发光发热。]

“啊,照桥同学不必夸奖我,这是一个男子汉应该做的!”

[你是被灰吕附体了吗?]

『哎,待会儿找机会问问齐木有没有问题吧,毕竟他可是我唯一认可的战友啊!我的关怀一定能成为他对抗病魔的力量!』

[我没病,不用了,谢谢。]

“什么?就是说海藤居然已经找到真爱了吗?”

『我还以为是骗人的呢,居然是真的。』

[你是觉得整个日本一起在玩愚人节游戏吗?]

“发光?病?你们在说什么?”

『……』

[警告:无法读取。]



刚下课海藤就神秘兮兮[并不]地凑过来了。

『燃堂去厕所了,好机会!趁这个时候赶快问问齐木怎么样!』

“齐木,你有没有得那个啊?”

[所以说不要做奇怪的指代。]

【哪个?】

“就是,就是那个……啊!”

[也不要擅自消音好吗,周围同学的眼光越来越奇怪了啊。]

【哪个?你声音大一点我听不见。】

“就是那个,发,发光症啊!你有没有被传染啊?”

【没有。】

“啊,那就好,我就知道足以和我并肩的你,不会被区区小病轻易……”

【你上学路上见到过谁?】

“啊?照桥同学啊,你啊,燃堂啊……”

【见到我之前见到了谁?】

“我妈啊……”

[……]

【你仔细回忆一下。】

[但我知道他想不起来更多了,因为他的心声正在挨个数。他的母亲,我,燃堂,转校生,照桥心美。来来回回只有我们几个。]

[不得不动用一些特殊手段了,我必须确认他的发光对象是谁,因为嫌疑人中好巧不巧地牵扯到了我。虽说他自己完全没这个意识,他母亲追究起来不根据实际情况准备好说辞,我们这一群人都要因此遭殃。]

说这话的时候,齐木藏在课桌内的手已经默默地摘掉了一只肉眼几不可见的薄薄手套。

“我妈,你,燃堂,转校生,照桥同学,没了啊……照桥同学,转校生,燃堂,你,我妈……”

【手伸出来。】

“啊?”

『齐木怎怎怎怎么突然抓住我的手他要干干干什么………………』

[你是多紧张才会心声都结巴啊?]

下一个瞬间,历史读取功能自行发动,从海藤此时的思维中调动他今天起床来整个上学的过程。

[虽然意念读取自动发动时,对人只能起到同步感知的作用。但主观发动的话,最多可以做到读取一定时间内的所有记忆。听起来很bug,但更bug的是必须握住对方的手才能生效。]

抽空抬眼看了下已经脸红得和成熟番茄没差多少的海藤,齐木再次觉得提前用催眠让大家觉得他们只是在讨论发光症真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一个做法。

他闭上眼进入海藤的记忆中。



[如你所见,我是齐木楠雄,一名超能力者。]

[最喜欢的食物是咖啡果冻,其次是咖啡布丁和一切甜食。生活中烦恼很少,最大的就是在伪装成普通人的过程中总要冒出各种各样的麻烦人物阻挠我平静地生活。]

[我原本觉得太风平浪静也失去了很多东西,但事实证明超能力带来的便利的确让我的生活舒适了很多。]

[当然,绝对是在合法范围内。]

[这是上一集的片头,我在这里收回前言。]

[如果没有超能力,无法做到这样确凿的证明,起码我还可以自我欺骗一下。]

[再次如你所见,广告前我进入了二号麻烦人物海藤的记忆中,为了避免他母亲追究他的发光症对象所带来的更大麻烦。]

[这段切掉了,因为真的和他反复数出的人物一样。他从今天早上起来没发光围上围巾,到燃堂扯掉他的围巾露出他发光的胸口,照桥心美来之前他已经是发光状态了,也就是说这期间总共只见过四个人。]

[他的母亲,燃堂,转校生,我。]

[说实话,我现在也十分后悔当初没有果断地终结他的朋友游戏,以至于我对他的关系圈了如指掌。]

[在他的中二设定中,除了他,还有我,燃堂,和班长灰吕。转校生和他还处于刚刚聊上几句的阶段,他甚至还没把那位纳入他设定的主角团中。]

[灰吕不在,燃堂排除。虽然我极其想将整个地球时间回溯到今天早上,然后给他做供暖机让他挨着我远离燃堂。虽然后续也会有别的麻烦,但无论如何也不会眼前的这一桩大。]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简单易懂的真相,让我无法回避。]

[老实说,在第一次做排除法剩下我和转校生时我就有不祥的预感了。现在不过是应验了而已。]

[现在就算我修改规则直接让这个病症从地球上消失也没有意义了,我的目光只要触及海藤,就能清晰地看到他胸口发光的脉络。记忆修改对我自己无效,所以就算全世界范围内这回事从未发生,我也会记得。我能看穿衣服和皮层,还能听见方圆两百米所有人的所有心声,能瞬间移动到任何地方,如果我愿意,虽然这样说有一点中二,我也没有过那方面的想法,但我的确足以毁灭世界。]

[我唯独不具备那样的能力,对于他人的善意,无论是拒绝还是接受的能力。我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竭尽全力只想要一份简单平静的生活,不想和其他人有所瓜葛。]

[但同时,我也不具备每天听着一个对我有那方面想法的人慢慢觉悟,还能无动于衷的能力,就算他在我眼里大部分时间只是一个人体标本。不,不是说我会因此对他产生同样的想法,而是说更加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总之,无论如何这个莫名其妙的朋友游戏都必须结束了。]



海藤惊恐地发现他再也找不到齐木了。

不,不是说这个神奇的动漫今天要尝试恐怖风格,是说他再也没能在教室外的任何地方见到齐木。

早上相遇的地方,中午一起吃饭的地方,放学一起回家的那条路他来来回回走到天黑,被他妈妈拉回去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你在干什么?已经高二下学期了,你满脑子在想什么?”

“我,我只是,只是在找东西……”

“找什么东西?”

『我想找齐木,他不见了。除了在教室在别的地方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孩子的心声甚至带上了哭腔,嗫嚅着没能编造出丢了什么东西,因而被要求多学习一个小时才可以吃饭后,房门砰得被甩上了。

他坐在桌前,拿起笔写了几个字,突然将常年缠在手上用以中二表演的绷带一圈一圈拆下来。

房间里隐身的齐木楠雄以为他会突然口吐咒语跳起来,但他没有,默不作声地将那两条带子放在一边,拿起笔开始写作业。

他胸前没有发光,当然,因为他并没有意识到齐木的存在。

齐木看了一会儿,确认他的确在认真写作业,心声也变成了思考问题。

[好,应该已经开始习惯了。]

[习惯之后就会放弃了,刚好转校生能顶上空。那家伙以前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良,人倒是挺可靠的。]

这几天海藤和转校生的关系好了很多,因为他无精打采得实在太明显了,转校生格外耐心地陪着他开导他。不过更加印证齐木想法的一点是,海藤和转校生在一起并没有亮过。不如说,根本只有在教室里看到他以后才会发光。

“哎呀,我是过来人了,一看就知道你多半是告白被拒绝了吧?”

[某种意义上倒是差不多。]

“但是人啊,不能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啊!海藤同学!”

[……]

[你说谁是歪脖子树?]

算了,收回前言,耐心是耐心,可不可靠有待再考察。

深夜的时候齐木又来了一趟,这一次海藤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已经快一周了,虽然找他说话不会不理我,上课睡觉被老师叫到也会一如既往地叫醒我,可是,可是再也没有和我一起回家……』

『上学也再也没碰到过,他最近有什么事在忙吗?还是,还是他真的讨厌我了……?』

『啊,不过,讨厌我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他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墙角有个人影慢慢地显露出身形,走到他跟前蹲下,注视着他乱七八糟的睡颜。

[还没意识到,没脑子都是找我的事,基本上没有理会发光的事。]

[要不是提前把他衣柜常穿的一侧换成隔光校服早就坏事了。在学校有校服挡着,回到家见不到我也不会亮,很完美。]

[毕竟是接近全能的我所为,这个计划总共也只有一点不完美。]

海藤翻了个身,被子幸运地没被踢掉,因为有人事先掖过。

月光照进来,又是平平的一夜。



烹饪课总是伴随着灾难,不过不包括吃一蛰长一智选对队友的齐木同学。

转校生和燃堂大包大揽,他负责坐在一边看,同时严格防备海藤那边出现什么不得不脱衣服的意外。

『齐木在那边,很想和他说说话,好久没有和他说说话了。』

『不行,他也讨厌我了,不能过去。』

依旧不会打鸡蛋的海藤同学满脑子别的东西,华丽地把鸡蛋打飞到了天上,蛋黄夹壳好死不死飙向燃堂。

齐木早早站在了战场中央,用一块布接住了那股将要引发战争的蛋液,他对上海藤心如死灰的目光,海藤大概太心死了,和他对视的一瞬间心声居然是空白。

他把布放到海藤旁边。

【下课前洗好放回我那桌。】

“等等!我,我有话……”

【现在是上课时间。】

“啊,是,是啊……”

齐木抢在灰吕把水锅打翻之前迅速地拉着海藤远离风口浪尖,这锅水好巧不巧浇在了燃堂身上,三战一触即发,他趁乱拉着海藤跑进了厕所隔间。

【你刚才想说什么?】

『说啊,海藤瞬,你可是要拯救世界的人,这点勇气都没有吗!』

[虽然不擅长应付和安慰,但如果不声不语地远离会让你产生更加负面的情绪,那倒不如挑明了说。]

“谢……谢!”

“我知道我是个很麻烦很自以为是的家伙,谢谢你一直不嫌弃我给你添麻烦,我,我可能做错了什么你终于忍不了了吧,但是,但是……齐木,虽然你可能已经讨厌我了,但是这么久以来,谢谢你做我的朋友……”

[……]

[结果你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你这种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花一半时间纠结找我说话另一半时间纠结会不会我已经讨厌你讨厌得不想理你的情况……是喜欢我啊?]

【听说过发光症吗?】

“啊?听,听说过……”

【你得了发光症。】

“我,我知道啊……是照桥……”

【是我。】

“哈??????”

【低头,自己看。】

当机的海藤瞬听话地低下头,他的校服外套不知何时被拉开了,他整个人宛如一个人形自走光源,亮堂堂地缀在……

兵荒马乱的烹饪课堂的世外桃源的厕所隔间。

“……”

『我我我我我……我……喜欢齐木吗?』

『等等,我怎么能用儿女私情玷污我们漆黑之翼伟大的革命友谊!』

『我我我我喜欢齐木啊……等等,他好像也看见了……』

『是不是会更加讨厌我啊……完了完了……讨厌的人喜欢自己什么的不是更加讨厌吗……』

他被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道拉到了一个怀抱里,然后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个计划唯一的不完美之处已经显而易见了。]

[我做不到对他的情绪和对他人的情绪一样免疫,他沮丧的时候,我也会随着他无端地沮丧起来。他开心的时候,我也会跟着分到一点高兴。]

[其实我早该发现这一点的,早在修学旅行的那趟飞机上,他晕着机哼哼唧唧地坐在我旁边硬撑,我听着他满心的好难受啊最终也听得难受起来,只好去替他取药过来。]

[不是说我没有免疫力,听了十多年各式各样的人生,我早就具备完备的免疫系统了。]

[没办法,既然是我免疫系统的死角,为了让我自己舒适一些,我只好尽力让他开心一些了。]

[这并不是为了他,只是实际地为我自己考虑。]

“齐木,我,我对着你发光,我好像,我,那个,我好像喜欢你……不不是,不是那个喜欢,就是,总之,我……”

[你是校园纯爱剧女主角是吗?]

总之,为了简单高效,齐木选择了最直接省事的办法。

他吻了那个已经混乱成一团的少年,然后干脆利落地把人放倒,以送晕倒的同学去医务室的名义愉快地翘掉了后面的一节课。

他守在床边等小朋友醒转,无论是怎样的混乱的状况,大概再亲一个都能解决吧。

他想了想,掏出咖啡糖开始专心致志地往海藤嘴上蹭。

完了,齐木君,你已经中了风靡全球的谈恋爱智商零诅咒了。

[闭嘴吧,这集该完了。再往后总不能又拍我亲他吧。]

你自己难道不是亲得很开心吗?????

[没有,一切都是为了我生活的和平。比起每天白天跟两趟隐身晚上跟两趟隐身,不如和他交往比较容易。]

好好好,我假装信了,齐神万岁,本集完!

fin.

评论(36)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