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轰爆】横舟 00-01

#原背景,较大幅度魔改剧情,慎入。

#设定为all for one已被欧叔打败,死柄木为英雄杀手捡到的小垃圾。没有绿谷的世界线,轰和爆豪作为AB班各自扛把子,并不认识。体育祭打过架,打完爆豪对轰的行为表示你是一个傻逼,应该让你爹知道他就是个老二,没有欧尔麦特也有你打败他。你连你自己都打不赢难道打得赢你爹?多年后焦冻和爆杀王作为新时代传奇而相遇。

#哈,你这混蛋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种呆板到不行的典型傻逼吗?

#我儿子当真滴是世界第一可爱。

#横舟。




00
英雄时代兴于欧尔麦特,全盛却要归于他与雄英高中所共同培养出的一大批十分优秀的后辈。这一拨天赋超群本身又相当努力的孩子是伴随着许多磨难成长起来的,他们受到和平的象征所庇护,却又被这光芒背后藏匿的阴影张牙舞爪地挟持。

正因这一切,他们正式的初出道时,实际上都已经是同邪道作斗争的老牌了。所幸有他们的升起,如同璀璨的群星环绕欧尔麦特的四周,为我们带来长久的和平。

毕业于雄英高中的这一代英雄当中,目前为止排名大势已定,唯有一二名的争夺仍然尚未停止。值得一提的是,这二位自读书时代起就是互相欣赏的对手。

街头的大屏幕公共电视镜头切转,闪电横隔两段,左半边人像穿白西服白长裤正用手整理袖边,右眼从微红的斑痕底亮出深而透亮的蓝,右半边首先是夺目的红,凌厉的眼瞳呈现出如同鸽血宝石的红,红色修身衬衫,松松垮垮打了条黑领带,圆黑帽勾一圈红边按在脑袋顶,半侧身一脸随时发作的凶戾。

左边镜头首先拉大,焦冻两个字打在人像一侧。身负烈焰与寒冰,左手通向红莲炼狱,右手通向极乐天堂。

普普通通的咖啡店难得遇到蜂拥闹事的大场面,不知是哪几个兽化的傻逼,仗着点指甲头毛的变异就敢自称英雄收保护费。

店主躲在吧台后和店员相拥发抖,为首长角的狞笑着上前,叨叨那几句交钱不杀的老套话,店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店长哆哆嗦嗦的手也没来得及偷偷按到报警器,一股令人发寒的细微声响溜进在场所有人耳中,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长角的龙套终于睁大眼想起来回头看时,恰好看到他身后的心腹手下颤颤巍巍伸到他眼前的手被彻底封冻。

焦冻行事作风极为冷静又极为果决,也许是因为他的个性半燃半冰,无人能动摇他,无人能接近他。

在店长和店员的齐声疯狂道谢,以及突然暴起试图偷袭形状的长角的冰雕注目礼中,有人越过奇形怪状的乌合之众走了进来。

他穿修身白衬衫白长裤,像个发光的透明冰块,眉眼淡淡地向店长和店员点头,拒绝了来一杯饮料的提议并让他们报警。然后他在咖啡店捡起一把椅子坐下,电视恰好放到屏幕另一半边。

爆杀王,手中能发出爆炸,人如其名,是个战场上的疯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

他曾经只身闯进大型挟持现场,精确地揪出了藏在人质中的犯罪分子,一力当十,无人可挡。

轰焦冻要了杯咖啡,付了钱,警察还没来。

他刚喝一口,就有一个奇形怪状的人飞过门外,他放下咖啡杯,又飞过去了更多个。

他暗暗叹了口气,迈着散步般的闲散脚步走到门边往一侧看,几个初中生抱成一团瑟瑟发抖,前头有个人,连头发都朝天扬起,眼神凶狠地半举着手,被扔了一地的变种不良哪个敢动就是迎头一炮。

大约有许久许久没有再见过了,原本为数不多的照面从毕业就直线降为零点,半年时间足够声名鹊起,要不是早先认识,都可以抱拳来一句鼎鼎大名如雷贯耳。

轰焦冻进去之后,爆豪胜己才得空向那个咖啡店投去一眼,他直到警察到来把一车被轰得心力交瘁和一车被冻得涕泗横流的反边龙套们全部带走,才一步一步往那另一个事发地点走。

走进去,屁都没有,两个从样貌到身材都十足十的路人甲在满地冰渣子里收拾残局,咖啡喝完了,空杯子摆在半倒的桌沿上,一层冰凝成底垫。

爆豪胜己对于三秒钟前那一丝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的紧张表示了两百倍的鄙视,随手轰飞了那只杯子,杯子打着转砸向前后台分割的布制帘幕,随后落地滚出老远,他早就扭头走了。

轰焦冻从幕后走出来,对洗手间表示了感谢和称赞,他说什么话眉眼都是平静,一缕波纹也不曾有。



01
只有嗅觉最灵敏的英雄才能在三天内赶到这个中等的城市,最倒霉的是街头混混,最开心的大约是最大的那个坏蛋,死柄木躲在角落挠脖子,英雄杀手坐在沙发上,传送门作为反方唯一能正常与人交流的人,自然而然地担当起了情报交流站。

焦冻已经来了,爆杀王也亮相了,都在街头,非常高调,非常英勇无畏。

死柄木越看那档英雄节目重播脖子越挠得厉害,他做坏人之始就和这两个鬼东西结下了梁子,关键是这么多年了还一个没弄死。

他深深地愧疚于自己的效率,扭着脸问传送门什么时候去把他们弄成碎片。

英雄杀手没吭声,一柄飞刀擦过死柄木的耳朵,他恼怒地嚎叫起来,英雄杀手冷冷地说,闭嘴吧垃圾,有你嗨的时候,这个时代的错误还远没有纠正。

所以他发下了通牒,赌上这个能点燃所有职业英雄知觉的名字,邀请他们来某地决战。

来吧,全部去死,为了这个世界的进步。

他的眼中如同流有猩红的血。

前时代的风云人物并未被遗忘,即便新星日渐光芒万丈。

安德瓦事务所的窗玻璃被如同指甲抠出的划痕污染,潮爆牛王的牛仔帽被一支小巧的飞刀钉上墙壁,相泽消太起床时发现了硬是插进他钢带里的短刃。

刀柄上缠着绷带,同划痕显露出同一句话,那字符不难辨认,狰狞如恶鬼。

“诚邀诸位光临猎杀之夜。”




轰焦冻正式和爆豪胜己重逢,是在猎杀之夜。
的前一天晚上。

爆豪胜己一拳砸开了他的房门,连门锁轰碎,一脸不爽地径直走到他旁边坐下。

他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开口,时间安静地流过,无形的障壁被勾勒出轮廓。

要回溯到高一那次体育祭,爆豪胜己揪着他的领子教他,你这个傻逼,你爹这种东西,用拳头让他闭嘴就可以了。他不如欧尔麦特,同样也不如你。你舍弃你有的力量作这种无谓的对抗有什么意义,沦为弱者的是你。拿他的火烧他啊你这个傻逼。

轰焦冻看着他,爆豪胜己身上有很多引人注目的地方,比如那头冲天的头毛,根根锐利如尖刺,再比如“本大爷不高兴”脸,无声地宣示再动一下炸飞你,等等。

但那一时,他唯独看到了那双眼,如同鸽血宝石一样鲜艳。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