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卡佐】今日晴

#假装是卡佐的小甜饼,假装是原著向。
#cp向不是特别重,更偏粮食向。
#佐助君之类的纯粹是个人喜好,不要在意细节。

这夏的雨季足足持续了整整五天,对的,五天。
火之国以火为名,降雨量勉强维持在正常范围的下刻线,几乎没有足以称之为雨季的格外多雨的那种时间段,也就能比隔壁疆域广覆沙漠的岩之国多几天雨时。
作为木叶德高望重年纪不大资历很老的一名普通(非常普通的)上忍,旗木卡卡西的日常生活除了辗转在辐射范围约在全国及周围邻近小国左右的任务目的地,就是捧着本亲热天堂非常随机地出现在村里的各个奇奇怪怪的角落。
比方说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掉下来的路灯灯罩――的下面,然后用查克拉把那东西(强行)扶上去了。
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姿势也没有变动过(从出场开始),这一举动引来的称赞目光还没能传达到他,他就和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这首先构成了奈良鹿丸的第一波惊讶,其次构成了他的第二波无语,他坐在已经空荡荡的木桌对面,耸下了直立的上半身,两条手臂支着桌子,手托着脸,脸上很清楚地写着无语。
是说,他对于卡卡西竟然已经无聊到这个地步感到……
他突然想起多年前某个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威胁的午后,那天鸣人又擅自闯祸去了,伊鲁卡老师着急去找人给他们改了自习课,他和丁次光明正大地溜出来,刚在小卖店门口站了一小会儿,就被一个不认识的蒙着大半张脸还捧着本书一看就很没干劲的男人笑眯眯地要挟,如果不回去上课就通知他们家长,之类的。
也不能感到什么,好像,毕竟卡卡西老师比他还没干劲,而且这么多年来居然都没有任何变化。
新锐上忍,是说,头上顶着青年劳动力可充分使用光环的奈良鹿丸,无力地垂下了头,对这个世界感到了一丝绝望。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事呢?”
他有些讶异地抬起头,刚刚声称已经接下了长期任务――木叶市容维护――暂时真的没空外出的老牌精锐上忍,是说,脸上长期写着你看我老人家腰也酸腿也疼你好意思让我付钱/为难/奔波吗的那个。
坐在他对面,且放下了书,把目光投过来了。
奈良鹿丸倒是很明白,他花了一整天坚持不懈的寻找快要得到成果了,大概吧。
卡卡西不可能不知道他手里捏着什么任务在找人,从而,既然肯现身,多半是没打算拒绝了。
然而,既然明明知道还要特意问他是个什么操作。
老实说自从第七班相继离开或者暂离村子之后,这个本来就难以琢磨的家伙更让人无法摸清了。
心里想着,嘴上也没耽搁,鹿丸老老实实地做了一遍任务陈述,是协助雇主活捉他的复仇对象,因为目标实力很强所以要打得过就很难了别说活捉。当时坐在旁边的鹿丸听完任务内容就有了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果然纲手马上就转过了头,说,玩智商的任务智商高的来吧,鹿丸,老规矩,人手自己选,考虑到任务难度,所有留村上忍全部纳入可选范围。
“嘛,精通武士和忍者两套查克拉运用系统,同时还拥有超高敏捷度的流浪者?”
“也就是说,需要给你创造影子模仿术的使用时机。那么,在限制他的活动范围的前提下采取围堵方案是最佳选择了?”
“那么你需要一个感知型搜索目标,考虑到对方的查克拉系统兼有我们不够熟悉的武士派,牙是比雏田和宁次更好的选择。其次需要两到三个正面佯攻的打手,按你的习惯丁次必不可少,志乃的范围攻击外包,牙和丁次内包,最后你来进行控制抓捕,完工。”
“那么所以,我擅长的雷切是取人性命的技巧,写轮眼对那样的查克拉体系很可能失效,为什么选择我呢?”
鹿丸一边点头,一边把刚才心里的咸鱼形象戴上厉害前辈的闪闪发光小金冠,竟然是完全看透他的思路和习惯而感到奇怪,难怪三代目接着五代目都对他格外倚重。
“我的第一次思考结果的确是这个,不过。”
“卡卡西老师,这个人的出身有一点特别,这是非任务内容包含的讯息。”
“我见过这个人,在上一次我所整理的怀疑与大蛇丸有关的失踪忍者名单中,来自雨忍。”
“随后我去查阅了相关的讯息记录,确定他的资料显示,出生于雨忍村,失踪于一年前的一次任务中,确认与少数派的武士没有任何接触,失踪前也没有任何异动记录。”
“所以我怀疑,他与……大蛇丸有关。”
“或者不如说,与大蛇丸的实验有关。并且从他以劫财为主要目的的犯罪经历来看,很有可能是某个据点的逃脱者。”
小茶店静默了几秒钟,随机鹿丸发现对面上忍那只唯一外露的眼睛弯了起来,虽然蒙着大半张脸,还是能感觉他在笑。
“嘛,那我就去磨练一下活捉技巧好了――说不定真能用上呢。”
和丁次井野从小混到大的智商担当鹿丸同学,平生第一次体会到和聪明人说话的感觉,竟然有些感动。
他正要说一些任务安排,度过的雨季就突然地席卷重来,雨声密布织出厚重的网罗,小茶店温厚的氛围都被搅动得有些微微发闷起来。
凯班就是这个时候挤进这间巴掌大的小店里来的,四个人,宁次和天天扶着额头,凯大喊着卡卡西,小李大喊着鹿丸和卡卡西老师。
鹿丸十分理解宁次和天天的心情,因为他此时也很想假装不认识这两个人。
“哟,凯,各位好啊。小李,看起来很精神呢。”
鹿丸眼睁睁地看着卡卡西挥手打招呼,甚至想仔细思考一下卡卡西老师到底是太习惯了还是太会演了。
一群人聊了一会儿,凯在根本对任务内容一无所知的前提下兴致勃勃地询问了鹿丸想带的成员,鹿丸非常无奈地用交叠的手背接住下巴,牙,志乃,丁次,以及你们看到了,正在进行和我进行商讨的卡卡西老师。
“志乃吗,他刚接了油女一族的机密任务,可能不能和你去了哟?我们刚刚在,在……”
“一乐拉面门前。”是宁次的声音。
凯两手一拍。
“对对对,一乐拉面门前碰到他和他爸爸来着。”
鹿丸眉头皱了起来,凯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说侦查和广角攻击兼备的志乃,我们班的宁次和天天加起来绝对够用哟!
宁次:……
天天:不要随随便便就给根本不知道内容的任务做提议啊老师!!!
最终,鹿丸采纳了凯的提议,回去重新制定作战方案,宁次和天天跟着他去了,小李坚决要为鹿丸出一份力也跟着跑了。
空气总算安静了下来,卡卡西面前的绿茶没有动过,冷风偷跑进一丝一缕,搅起轻微的波纹来。
凯和他说了些别的,比如新的决斗方式提议进行端水杯竞走,水洒出来超过三滴就算输;再比如这次任务意外地和大蛇丸的部下打了一场遭遇战,那些家伙最近活动得有些频繁可能要有动作。
“到那个时候,你可要让你手里的小朋友做好准备啊,卡卡西。”
凯也走了,对坐的地方空了。
又好像为了它不空空荡荡,而显露出回忆里的某人,抱着手臂一脸不情愿地坐在这儿浪费时间。
“这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吧,什么修身养性。”
“嘛,嘛。别这么着急,欲速而不达,修心也是忍道很重要的一环啊――”
“那可不是我的忍道,我要做的是……”
“知道啦知道啦,所以为了让      长得更高更有力气,晚上吃――番茄炒蛋怎么样?”
“……那种东西谁要吃啊。”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而那个位置又坐上了一个人。
“决定要去了?”
“啊,是啊。”
卡卡西面前还摆着那杯凉透的茶。
对方叫了一杯红茶,茶水泛着清透的橙色,插着半片装饰用的柠檬。
“看起来所有人都被鸣人拜托过啊,连几乎不愿意多做事的鹿丸也一并参与了,真是团结啊。”
“这些孩子都长大多了。”
卡卡西点头表示赞同,对方所露出的欣慰神色转而退去。
“鸣人这几年成长得尤其快,作为他的老师,你不自豪一下?”
“啊,那应该是自来也大人的自豪了,鸣人真正的成长大部分都应该归功于他。”
对方静默了一下,或许是因为清楚那小部分则属于许久未被提到姓名的另一人。眼前这位同僚曾经的学生;遗孤;天才;叛忍;和复仇者。
“那你此前所自豪的,如今仍然为之骄傲吗?”
手忙脚乱的侍应生打翻了瓷质的茶杯,它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彻底地破碎了。
那是一杯黑茶,茶水缓缓地漫过碎片,冻结的空气被扰乱,仍然有化作尘烟的热度飘散。
“啊――!啊?谢,谢谢……”
“啧,小心一点吧,不要随便给别人添麻烦。”
“啊,是、是,很抱歉……”
“茶都洒出来了,再去换一杯吧。”
“啊好,好的!!”
“呀,真是热心的好孩子呢。”
“啰嗦死了,她如果摔下来又要哭哭啼啼的吵死了。”
“是啊是啊,不过绿茶真的比黑茶好喝哟,真的不试试嘛,      ――”
“……不要给我凑过来啊你这!!”
茶杯的碎片被收拾走了,茶水也擦干净了,地面光洁如新,仿佛无事发生。

这地方入夜的黑暗都比别的地方浓稠。
雷光突然地亮起,瞬间恍然如白昼。
“――千鸟流。”
巨大的轰隆声夹杂着一种低且冷的嗓音,这满室闪动的光影中,唯有一道直挺的人影巍然不动,他看起来有些瘦削且修长,侧过脸眼神锋利如刀,又冷如冰凝。
墙塌了,尘烟四溅,他转身往外走。
“又轰塌了吗,修理费虽然不贵,每天修七八个房间我也会吃不消啊……”
“进展如何呢,有没有变得更加强大,比起上次检测?”
没有任何回应,那阴森森的魁首慢慢回过头,只看到走廊尽头的向一侧抬起手修长背影,以及迎面破空而来呈长剑形状的雷光,剑尖离他心脏只有一寸。
“攻击范围又增加了吗,强度也提高了吗,不愧是……”
“闭嘴。”
雷光溃散,人影也消失了。
“他每回练这个都要把墙轰塌了才满意,这种习性不改改未免太嚣张了。”
“上次练个分散式就把墙捅成蜂窝,我说了他一下他差点要把我捅成蜂窝,大蛇丸大人,这样没规没矩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那走廊的尽头,是唯一墙壁完好幸存至今的卧室。
他躺下,闭上眼睛,黑暗里什么都没有。
太静了,以至于他无法忽略脑子里吵闹的声音。

“嘛,不管怎么说,已经做得够好了。”
“毕竟那可是非常强劲的对手。”
“我可是很为你骄傲的啊,      ”

……
他猛然睁开眼,眼里如同流有猩红的血。

“他连卧室都轰了真的该管管了大蛇丸大人!!!!!”

卡卡西出发之前去了一个地方,慰灵碑上的名字和他有关的其实不多。
而从小到大,和他有关的人,总共也只有那么多。
雨季连绵,他打了一把伞。
“虽然我其实总在做无能为力的那个,还是不想继续这样下去啊。”
“带土,琳,老师。”
“这次我会成功吧?嘛,希望吧,不然就只好继续努力了。”
他抬起头,好像在雨里,看到了谁的面容,于是向对方露出了一个笑。
“啊,还有你,你也相信吧。”

“如今我仍然为之骄傲,因为,尽管一时走了弯路,可能还会走出很远。”
“但,他总归是会回来的,因为他从来就不归属于黑暗。”
“我是这么相信着的。”

“你也相信吧,佐助君。”
fin.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