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伞修】踏歌至长安

#强行西幻佣兵设定,就是拿钱办事的那种,杀人放火不算主要是和魔兽杠,不要在意细节。

#伞修,带王黄,还有几句话周翔和一句话韩张。我流伞修黄友情向有。

#苏家兄妹龙族设定,伞修伞无差不要在意细节,反正我清水清得能见底。

叶修从没见过龙。

龙是神话时代的巅峰,剑与魔法的起源,遥远传说中伏在世界树的绿荫下睡觉的庞然大物有着多么锋利的刀刃都无法刺穿的鳞片,多么强劲的魔法都无法撼动分毫的血肉和骨骼,因为它们就连整个身躯都是元素所构成。

它们是神话时代的余音和悲呼,但连它们也没能阻挡人类如蛰居的群蚁,一步一步将大陆彻底蚕食。

普通的刀剑无法砍动龙鳞,直到斗神手中的战矛缭绕起如雾的微光,随即那股看似温驯的白芒轻易地划开了龙的脊背,插进那根巨大的龙骨。

斗神是剑与魔法时代的起点,他从龙手中夺走了上天的眷顾,以肉体练达与自然能量交融所产生的斗气,迅速地扭转了整个大陆的战局。人类一夜之间由弱变强,几年后斗神亲自带兵,将被逼到大陆边缘的最后的魔兽族群――龙族,彻底消灭,只有几条狡猾的老龙逃出生天,自此西北角的岛屿地带便笼上了终年不散的迷雾,久而久之,留下龙域的名字,作为一笔云山雾罩的传说留在石碑上。

自此,以龙为代表的魔兽退出历史的舞台,属于人类的剑与魔法时代来临。

但是其实,叶修从没见过龙。

他用斗气砍死的是巨蜥,最后消灭的族群是矮人和地精(那些小家伙没事),这些只是以十二国联盟为代表的人类独占大陆的阴谋而已。

顺便一提,那个斗神就是我。

叶修从身边长着龙角的青年手里把樱桃通通摸走。

青年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他面不改色甚至还美滋滋地把樱桃往嘴里塞,青年等他塞了足足三个才说:其实我刚摘回来,还没洗。

“哦,”叶修拔掉秧子就要往青年嘴里塞,还摆上一张无比灿烂的ooc笑脸,“沐秋摘樱桃辛苦了你也吃。”

苏沐秋毫不犹豫地抓住叶修气贯千钧反正没洗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手臂:“不是从沙岛摘的!我自己种的!”

“哦,”叶修毫不犹豫地闪避了苏沐秋近在咫尺来抓樱桃的那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速把准备同归于尽的那颗也丢进自己嘴里,“你种的东西多半有毒,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我就帮你吃了哈。”

他一脸不用太感谢我。

苏沐秋冲他翻白眼,手毫不犹豫地打了个转对着这丫的腰就是一通挠。

“热烈欢迎斗神回家!”

嘴里没忘名正言顺地嚷嚷。

“谢谢谢谢,下面我简单地说两句――”叶修两只手一边捏住苏沐秋一只狰狞手腕,一人一龙进行了严肃认真的角力,“你妹的壳比你好看多了。”

苏沐秋抬脚就踹,叶修提膝格挡;苏沐秋挣脱手进行快攻,叶修从容淡定地快挡;苏沐秋伸出人形化后的小型龙尾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速一尾巴拦腰卷起叶修――苏沐秋胜!

“别别别我错了,千万别把我往沙岛扔我懒得洗澡――你的壳比你妹的壳好看行了吧!”

叶修在半空中一颠一簸,十分识趣地投降认输。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把他在空中颠来簸去三圈:“你就这么确定是我妹?万一孵出来是我弟呢?”

他面无表情地把叶修放回刚才那块青苔漫漫的大石头,叶修一战矛抡在地上才没摔下来:“我的心理落差你赔得起吗!”

叶修想了想,一本正经地道:“不是你和我说的你们龙族,公的壳上花纹就放飞自我特别丑,母的就精致好看吗?――比起你的它的何止精致好看简直是豪华奢侈啊!”

却邪在空中划了个弧,扬沙十里,叶修朝苏沐秋丢了只储物戒。

“接住了。”

他打石头上跳下来,站在苏沐秋对面看了龙族青年半天,五六年时间对龙族还真是走马一样,蹄子都打不起半点灰,几乎和他走时一个样儿。

他十年前离家出走阴差阳错闯进这里,那时少年模样的苏沐秋还规规矩矩地收了龙角和龙尾巴,整天背着个包宝贝得和什么似的。

他们争一棵天心草随随便便地打了一架,最后两败俱伤一块儿躺在地上。他说他用不着,苏沐秋说突然不想要了,他说哎那我就不客气了――苏沐秋说你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不是应该推辞三轮最后让给我的吗?

就这么着认识了,剑与魔法根本不是他一人捣鼓出来的,他也根本不是从上天手里夺走眷顾,只是从龙族手里学来了造化,再一抬头彻底看透彻了这世上的慈悲。

他起先是抵触人类对其他族群不由分说的清扫,倒不是年纪小心肠软,只是不认同那份无止境的贪。

后来他和苏沐秋两个人一道混进人群干佣兵,还整了个队伍,结果苏沐秋那只宝贝蛋就丢了,不知怎么辗转落到了联盟手里,这才有种种后事。
五年前他们在街头吃面,苏沐秋回龙域规整药材倒腾装备,他在人世接近联盟确定后续变动,中途联系总共三两封飞信。

普通的鸽子猫头鹰也会迷失在雾中,从龙域带出去的鹰叶修手里只有三只。

他看着苏沐秋,尘烟慢慢落下来。

苏沐秋也看着他,伸手轻松地接住戒指。

“欢迎回家。”


“没床没铺,晚上自觉挂起来。”

苏沐秋边对储物戒滴血认主边接着说。

“哦,”

叶修把却邪收回储物戒,一本正经地开始数。

“特级储物戒一只一百金,黄泉水一滴一百金共一瓶,天河水一滴两百金共一瓶……”

“哎哎哎,谈钱多伤感情啊!”

苏沐秋笑嘻嘻地一搂他肩膀往回走,“阿修我们什么交情了怎么能谈钱呢!”

“阿秋啊,正是因为我们感情深,才要亲兄弟明算账啊!”

叶修正气凛然地接着吃刚才没吃完的樱桃。

“阿修啊,我把你当对象你却拿我兄弟明算账,我好伤心啊!”

苏沐秋的手臂环过叶修的肩膀顺便摸樱桃,叶修边不露声色地以手走位边拿另一只手挠他的腰,嘴上也没忘接着扯。

“来来来哥哥给你摸摸心伤得怎么样了需不需要一套爱的亲亲抱抱。”

苏沐秋惜败于个别人类的厚脸皮,边摸自己的储物戒边转移话题。

“你往回赶的这半年风起云涌啊,你都知道不?”

“不知道。”

叶修这半年先是去蓝溪阁地下室和矮人地精商量批量制造武器的工费问题,再是去和中草堂讨论批量成药的工费问题,又是和霸气雄图交流了一下租借人员的轰飞――张新杰及时地拉住了老韩――工费问题,忙得脚不沾地。别说人了,新鬼都没认得几个。

“联盟凑了个五圣,”龙域驻扎人口给大陆常住人口科普,“有你斗神一叶之秋,拳皇大漠孤烟,剑圣夜雨声烦,枪王一枪穿云,还有个魔术师王杰希。”

叶修点头:“就给那帮人统一添了个称号呗。就那帮人,你都认得,夜雨声烦就是黄少天。”

“话忒多那小孩儿啊?哈哈哈哈我还挺喜欢他的。”

苏沐秋一下子想起来了,那小孩儿老追着叶修喊pk,叶修每回都是一句底气十足的没时间,堵不住人的小剑客一气之下把自己屋的钥匙给他俩一人塞了一把,说闲了去他屋找他。

是以他和叶修四dao处chu游huo历hai荣耀大陆的那几年,一半时间在各种魔兽森林,四分之一时间在嘉世,另四分之一就在黄少天那间破屋里捣鼓。

不过他俩专挑蓝雨在天南海北做任务的时候去白住,黄少天每次回家开门就能看见两个闲人霸占他沙发,正可谓脸上写满高兴心里充满开心,刚开始是真心的,次数多了就很勉强了,黄少天也不是吃亏的角色,干脆提着剑就冲上来打。

叶修刚开始连战矛都不掏,专从他手里摸千机伞,摸到了就瞎打,没摸到就闭着眼打――不过小剑客进步神速,很快就得睁着眼睛打了。

剑圣是怎么封起来的苏沐秋远在龙域不清楚,但叶修在黄少天心里昔日的男神形象是怎么崩塌的他倒全程高清看了现场,证据就是黄少天刚开始还会招待他们一下,后来一开门就是一串滚滚滚你们又住我屋我靠水电费交了吗!

小朋友都长成剑圣了,叶修却没什么变化。时间无法撼动龙族的容颜,他这副身形纯粹是算着叶修的年纪跟着变的,时间能摧折人类的脊背,让它们渐渐衰老弯曲,但人类的骨头也和龙骨一样固执坚硬,不变一分一毫。

斗神以斗气闻名于世,他是斗气的发现者,时代的铸就人,他如高山矗立在历史的河岸边,尽管他还那么年轻。

但是人类不懂,只有残存的龙族明白,斗神执着的是元素。

剑与魔法时代伴随着魔法和斗气世纪撕逼的到来,除去消失的斗神,时代巅峰的五圣一半一半,于是这个话题经久不衰。

但是只有一个人类明白,魔法和斗气都发源于元素,那些比热恋期的人类还复杂多变又敏感脆弱的微粒构成这个世上的一切。

慈悲莫过于世上所有的生灵,发于同一源起。



“你要天心草做什么用?”

叶修把摘下来的草芯收进木盒,珍而重之地盖上盖子。

“龙蛋孵化需要天心草补充营养。”

苏沐秋倒答得干脆利落。

“流火花更好吧?”

叶修回头看他。

“道理我都懂,你看这水雾绵绵的,流火花怎么才能长得出来??”

苏.神眷龙族.幸运S.植物专家.也没种出来那个花.沐秋摊开手。

“我知道。”

少年时代的叶修稍微实诚点,打储物戒里掏出一颗种。

“天心草我更需要,给我。我帮你种流火花。”

“成啊,”

假装也在少年时代的龙族苏沐秋其实没抱太大的希望,但他为了孵化需要的那一堆堆的药材经常往返于龙域和人类的码头,基本猜到眼前这位半小伙子是个离家出走选手,多半还没地儿去。

“那你得种出来才能走。”

叶修给他个不知道是不是心知肚明的笑。


以上就是嘉世心脏组合年轻时纯情无比的定情过程。

苏沐橙磕着瓜子笑眯眯地同黄少天讲,

“我在我哥背包里听得耳朵疼。”

“我也听得耳朵疼,但老叶老苏居然有那种纯情年代的吗,我还以为他们天生不要脸,毕竟不要脸得那么浑然天成。”

房屋被占案受害人黄少天磨牙呸磨刀霍霍。

“说起来你到底是怎么落到联盟手里的???”

“就,”

苏沐橙顿了顿,

“嘉世原来那几个#%*&&以为我是什么值钱的宝贝,把我偷了呗。”

“……”

黄少天盯着她看了半天,直看得旁边单手埋头吃饭的王杰希朝他投来一瞥才稍微收敛目光,十分诚恳地说。

“我还是不太能想象你曾经是个蛋。”

“我也是。”

苏沐橙心有戚戚焉地点头,

“他和我哥还专门赌我是弟弟还是妹妹。”

“赌注是啥?”黄少天小螃蟹剥完整只完好无损,整只手写满得意洋洋地丢进王杰希碗里,“他们的脸皮吗?我觉得他们的脸皮加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

筋疲力尽挂彩带伤的一帮人有气无力地听他俩聊天,刚被打包出来的苏沐橙没耗多少精力,黄少天么,任何情况反正他都有说话的力气。

苏沐秋剥完小螃蟹伸到叶修眼前,在叶修被吸引过来的目光中送进了自己嘴里。

坐他们对面的周泽楷默默转头,他旁边的孙翔莫名其妙地和他对上眼,一脸惶惑惊恐肉痛痛不欲生恋恋不舍地把手里剥好的那只虾一点一点放进他碗里。

“……”

周泽楷默默地夹起虾,吃了。

叶修一筷子夹走了苏沐秋碗里的排骨。



超值钱宝贝苏沐橙在蛋里待了极其漫长的岁月,这导致她对人世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按约定破壳而出并把蛋壳收好以后,出门就看到一个从容淡定的王杰希。

身后躺了一走廊七歪八拐明显是被打趴下的人。
救援小队制订了三种方案,李轩和吴羽策放鬼不变,planA:叶修和苏沐秋以找主席谈正事为名义借道主席办公室,途径博物馆借口参观,然后成功放倒主席卫兵团突入博物馆内室,救出蛋。

planB:如果叶修和苏沐秋短时间没能搞定卫兵团(即:运气不好碰上卫兵团开会主席身边都是各地精英)陷入苦战,由周泽楷和孙翔强行杠正面破开博物馆卫兵团,然后突入,救。

planC:如果周泽楷和孙翔短时间没能搞定博物馆卫兵团(即:运气不好博物馆卫兵团那几个老家伙来巡逻)陷入苦战,由王杰希和黄少天自由发挥。

十二国联盟核心总共三重护卫,第一重是人数庞大的普通精英团,双鬼凑一波百鬼夜行就能搞定。

第二重是主席卫兵团,各司其职好几个分团,属于主席打着公家旗号的私人武装,人数标配上百,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

第三重是博物馆卫兵团,官方力量中最强的一波,毕竟联盟的博物馆从来不是博物馆本身的意思。苏沐橙只是其中刚巧有家人的一个而已。
这一伙人难对付在阵型,个人实力相对要弱一下,但标配也是上百。

五圣固然是联盟巅峰,但人力终究是有限的东西,以一敌百这种事说来热血,做来多半是有去无回。

“简单地讲,”苏沐秋站起来做总结发言,七八个人挤在黄少天那间破屋子里――其他人连屋子都没有;王杰希的房子太远――围着一张桌子做最后战略部署。

“九死一生。”

他环视一圈。

诚然,那颗已经决定被命名为苏沐橙(不管男女)的龙蛋是神话时代真正的尾声,人类试图抹除其他智慧种族的地位这桩事的最有力证据。
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十二国联盟也无可厚非。

但是这帮人,除了叶修,都已经在这里了。

“联盟的贪婪需要克制,否则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王杰希端着杯茶,一派从容淡定。

“任由他们抹除其他种族,发出不一样声音的人最终也会被抹除。”

“嗯。”

周泽楷点头。

“周泽楷说得都对!”

孙翔把桌子拍得碰碰响,见剩下一个黄少天没表态,那胳膊肘使劲儿戳联盟剑圣的手臂。

“到你了!”

“啊?”

黄少天茫然地抬起脸,

“哦哦哦!”

他嘿嘿笑对四面八方齐刷刷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把刚吃完的饭碗塞进桌肚,手一挥,

“干翻联盟!”

“干翻联盟。”

叶修推门进来,手里提着却邪,战矛锋利冰冷,风拂起他的发梢,没吹动他周身一往无前的气势。

“出发?”

他问。

苏沐秋走到他身边捶了他一拳。

“先把千机伞还我不然我拿什么打!”



蚁多咬死象,古人诚不欺我。

叶修和苏沐秋背抵背。

“到底为什么我们在最外面?我还想亲手接沐橙出来来着?”

“王杰希比你有当爸爸的经验。”

“那是我妹!”

苏沐秋变伞为矛,卡着角度往前一扎,三个人串得好像串串。

“万一是弟弟呢?阿秋啊,做人要勇敢一点,勇于面对人生中的起起落落落落啊!”

“万一是弟弟就叫叶秋,然后我告诉他我是他爹。”

“我呢?”

叶修那杆战矛造型极凌厉,挥起来银光如练,偏生他用器真的是用器,当战矛时也就罢了,当刀枪勉强忍了,关键时刻连铲子都干,专对脚腕,一铲飞一片。

“你是他儿子。”

苏沐秋一本正经地回答。

尽管单对单是碾压,一打十也不在话下,这毕竟是一百多号人。

这还是联盟大庆,老巢空虚,一边都只留了一个团洒水扫地。否则别说抢人,能不能进还是个问题。

叶修踩了好几趟点,连灯盏位置都一清二楚,把灯烛一点,伸手从苏沐秋的储物戒里拿备用的枪,弹夹拆出来备用。

他这套操作手快如飞,苏沐秋为了他顺利完成还是挨了好几下,魔法能躲就躲,斗气硬杠硬挡,龙已经不能变成龙,这座大陆已经承载不起了。

暗箭难防,苏沐秋胳膊流血,带点亮眼的金边。

神话时代并非如那自以为是的十二国联盟所吹嘘的,是终结于人类手中,纵然斗神一往无前,这也是全人类的起色。

都是谎言。

叶修强拆一排子弹做了个炸药包,范围魔法消耗多时限短,为了万无一失只有冒险放龙族秘制高级版。

时间。

他把炸药包盯着苏沐秋身边丢,角度刁钻人堆根本躲不开,苏沐秋总闪避得理所当然,他根本没分精力多管。

龙血并不能强身健体,龙骨并不能控制时间,龙鳞并不是刀枪不入,龙族也并不是寿命无尽受尽上天眷顾的神恩产物。

龙只是太古时期天地间过于浓厚的元素堆积累变出的一种普通生物。

过于浓郁的元素会杀死人类,龙族消耗了太多的元素――它们的诞生、消亡,以及贯穿其中的:呼吸,都会消耗元素。稀薄的空气使人类诞生,并注定要掌握新的秩序,因为唯有人类能将仅存的元素发挥出威力。

神话时代并非终结于人类,只是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叶修的炸药包丢完第五个,庞大的冰川覆盖了他们周围的所有区域,苏沐秋走过来和他击掌,一股冰渣子碰撞的脆响。

苏沐橙跟着王杰希走出走廊,一转头就看到两个青年,各自伤得乱七八糟,头发也都乱七八糟。
“哥!叶修哥!”

他俩抬头就见一漂亮大姑娘直直飞扑过来。

――这也是苏沐橙这辈子唯一一次冲叶修叫哥。



苏沐橙后来都喊他“哦”。

因为他有事没事老想着让苏沐橙变个龙给他研究一下,说不定年纪小的龙不会把大陆那点岌岌可危的元素层炸了呢?

苏沐秋和苏沐橙整齐地翻白眼。

“哎,真是你亲妹。”

叶修一脸感慨。

“不也是你亲妹?”

苏沐秋不为所动绝不跳坑。

“你别说,我还真有个亲弟叫叶秋。”

叶修一拍大腿,旁边来龙域参ceng观chi旅ceng游he的黄少天听到这话差点把手里的王杰希――给他的糖丢出去。

“叶秋是你弟?????????????????????”

恨不得用问号砸死自己当年眼瞎认的童年偶像。

“咋了?”

叶修不耻下问。

“王杰希,你说他是不是真不知道叶秋现在是C国老大特别牛逼的那个C国?”

黄少天转头看王杰希。

王杰希不假思索:“他知道。”

“你这么肯定的吗??”

黄少天边剥糖纸放嘴里放边用你有什么瞒着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的戏很多目光炯炯有神地望着他。

王杰希语气笃定:“他想去C国的云回森林。”

三大仅存的珍稀魔兽森林――只有国王才有特批权的那种。

黄少天恍然大悟。

叶修用痛心疾首的谴责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他们,旁边苏家兄妹笑成一片。



神话时代并非终结于人类,只是被时间的车轮碾碎的无数段历史的其中之一。

叶修本无意创造时代,也无意做什么自我意识过剩的修正,他喜欢的只是魔法和斗气,是元素本身。

它们有趣,而十二国联盟索然无味,不用提他对哪个更感兴趣。

就好比当初那帮年轻任性的人,他和苏沐秋考虑的是救人,王杰希考虑的是自由空间,周泽楷考虑的是大陆形势,孙翔考虑的是跟着周泽楷走有肉吃,黄少天考虑的是――哦,那小子啥也没考虑,就是闹一通而已。

但其实归根结底,就是肆无忌惮地闹一场而已。

为了不牵连无辜,为了不走漏风声,最后七八个人直捣联盟总部,可不得是失了智?

最后还联合几大公会真把联盟干翻了纯属意外――真的不是蓄谋已久,真的。别问剧情在哪儿作者偷懒没写,反正就是大家都很酷炫具体自行想象,毕竟这种只会搞事毫无卵用唯利是图的联盟还是灭了好。

把历史那无辜的成形的车轮硬生生往歪了拨是年轻人独有的权利。

幸亏他也曾经年轻。

二十七岁的叶修充满感慨地说:“所以你不能让一个老人家洗碗。”

“我今年两千七。”

苏沐秋笑容和煦。

“我呸你破蛋才多久,两千七对你们龙族来讲就只有二十七,而我虚岁二十八了,尊老爱幼,你懂的吧?”

叶修一本正经。

“不懂。”

苏沐秋冲他挑眉。

“叶老师教教我?”

“从洗碗做起。”

叶修当机立断,

“老师不示范,否则你在岸上永远学不会游泳。”

“黄少天不是说可以学狗刨吗?”

远在大陆另一头正恹恹欲睡地在蓝溪阁开例会的黄少天打了个喷嚏。

喻文州低咳了一声,道:“我说完了,请副队给大家讲几句好不好?”

新进阁的小孩儿们乐得就差跳起来了,黄少天一被点名就清醒了个干干净净,站起来话筒也没用,纯靠斗气扩音:“大家好,我是蓝雨的副队长黄少天,也是蓝溪阁的副阁主黄少天,也是联盟剑圣黄少天,也是你们喻队的十年老搭档黄少天。”

“但在此之前,我是佣兵黄少天。”

“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上得天入得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舍得一身剐,敢把斗神拉下马。”

“蓝雨,蓝溪阁,我们的宗旨就是没有宗旨,我们的培养方针就是自由放任――哦,杀人放火不准,除非你想尝尝冰雨。”

“总之,在我们蓝雨,随便地做自己就可以。天塌下来有你们喻队顶着,多少人追杀有我给你们挡着,趁年轻,当个好佣兵,一定要满大陆多转悠几回,哦还有最重要的,碰到叶修苏沐秋见一次给我打一次!他们欠我钱!很多!”

他苦大仇深地一拍桌,笑起来却比头顶的太阳还光华耀目,棱角分明。

“我们的目标是――”

“打倒斗神!”/“打倒微草!”/“没有蛀牙!”/“打倒嘉世!”/“睡到王杰希!”

乱七八糟一片声儿。

“哎好停停停,先说一下,睡到王杰希那个,你没机会了啊。”

“我也不多说了,感觉你们要按耐不住出去接个任务的冲动了,”

“黄少天真这么说?”

叶修一脸你这种先天会游泳的龙族是不会懂我们人类的表情。

“是啊,还让我不信问你呢。”

苏沐秋又摸出他的樱桃吃,沙岛的东西自带一层灰尘,他特意种在自己屋子旁边才幸免于难。

“你可以试试,你要是个人类保管淹死。”

叶修十分自觉地从他手里摸樱桃吃。

抬眼看见邱非乔一帆一人一脸跃跃欲试。

他摆手:“不用汇报了,想干嘛直接去,”





“去呗,怕什么,你们还这么年轻。”

fin.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