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叶黄】人来人往

#原著向,有私设。

章一 众人

叶秋一声不吭地退役,消息来源还是嘉世的新闻部负责人按战队选手退役章程发布的说明新闻稿,只有几句程式化的陈述和象征性的祝福,在电竞周刊某个侧页占了个豆腐块大小的栏位。

斗神在赛场上声名赫赫,一手开创嘉世三连冠的王朝,可以说不知道叶秋,荣耀就和白玩了一样。这样一个人,尾声却匆促到冷清,不说传奇谢幕应有的隆重告别,就连普通职业选手为数年心血生涯的简单总结都没有。

人们所熟知的与其说是叶秋,不如说是他手中的一叶之秋,斗神在赛场上的风采无疑是无数荣耀迷甚至许多职业选手心驰神往的顶点。角色本身拥有的只是数据,而操纵它们的选手赋予它们独特的气质,比如蓝雨的术士索克萨尔,先后在魏琛和喻文州两任操作者手中,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前者比起术士,更像个吟游诗人,喝的是陈年酒,走的是黄沙路,前头夕照如血,耳边人声喧沸,好似万里河山寻常其一,又再没有人与他相同。后者也不算个正经术士,反而一股不紧不慢的温和笼在周身,死亡之门的紫光照在脸上也只能映出他眼里的镇静和果决。

一叶之秋的个人风格说强不强,再铁齿铜牙的评论家也没人敢空口给斗神定型风格。但说弱,只要他在场上,只要他出现,但凡站在他对立面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会忽略他,或者说,敢忽略他。而这种威慑力的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强。

拳皇大漠孤烟的操作者韩文清个性刚硬,自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斗神该战略撤退的时候跑得比刺客还快。

枪王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周泽楷上场宛如切换第二人格,技能连发连套不带停,确有炉火纯青百步穿杨的锋锐;斗神该节约蓝条的时候比隔壁犯罪组合加起来还猥琐。

但,该前进的时候,便无人能挡他。

嘉世第四赛季开始以跳水的姿态走下坡路,王朝颓败,但支撑起高楼的那根战矛从未折断。

不过或许,只到今天以前了。

一夜之间,整个荣耀联盟上到理事会下到普通粉丝,一片哗然。

“请问您怎样看待叶秋突然退役一事?”

“请问您怎样看待叶秋突然退役且其本人未作任何说明一事?”

这两个问题被所有的记者从路人问到职业选手再问到冯主席,路人有理解支持有不解失望也有谩骂,职业选手个个严防死守,连黄少天都没透露半个字。

“啥?怎样看?关我啥事啊?你电竞之家的吧?你对门的电竞圈周记主编突然换人了影响你做这期节目吗?影响你做下期节目吗?影响你做下下期节目吗?”

黄少天面对四面八方伸过来的话筒就这个废话主题侃侃而谈了半小时,记者们听得头晕脑胀也没能从他这类比里掰出半点蛛丝马迹,连搞大新闻的热乎劲儿都被他灌的水浇熄了不少。

“那请问黄少,您认为叶神为什么采取了不发布任何声明直接离开这一方式呢?这是否是出于对粉丝们的不重视――我并非恶意揣测,只是最近收到的这类问题太多,代替所有关心叶神的人有此一问。”

“为什么?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黄少天却精确地定位到了这个声音的源头,瞥见话筒上的标志是闻所未闻的小媒体,这是怎么混到他蓝雨常规采访上的?

他长得好,虽帅不到周泽楷那个退役后可以直接出道的地步,到底疏朗清俊,加上拉高联盟平均潮度的穿衣风格,颇有阳光模样。光看外表谁能想到这人赛场上是个心狠手辣的刺客流选手呢?

就见他一咧嘴,笑容都不带变的开始鬼扯:“他要发个声明说他要退役了,第一,嘉世前门还能有路给他出去吗?第二,嘉世后门还能有路给他出去吗?第三,一个要走的人说句再见再走和不说再见就走有很大的区别吗?舍不得的不还是舍不得,敲锣打鼓的不还是敲锣打鼓,那他为什么要自断出路还给老东家找麻烦?他傻吗?”

黄少天这话,说来是有些偏向叶秋的。只是不知为何,旁边的喻文州被问道时就顺着说叶神考虑周全想尽量减小影响,后面接受采访的什么王杰希韩文清张新杰,都跟说好了一样,没半句话上这个套。

只能说媒体这种共同外敌促进职业选手内部团结,最后也没开半个缺给他们搞大新闻的机会。什么不重视粉丝啦不负责任啦没一顶大帽子顺利扣上,王杰希甚至来了句急流勇退,比一般公关洗地水平高不止一个段。

这事儿百分之五十在于黄少天起的这个头。

先入为主再过两百年都一样,开头打好了,舆论就很难推翻,毕竟斗神一个字都没发的微博账号都有几千万粉丝,这股失落没挑起来就别再纠缠了,激起人家的护主心了黑不死你。

嘉世那边陶轩倒没穷追猛打的意思,刘皓自以为已经挤掉了叶秋这个拦路虎,暂时也没搞事情。于是斗神退役一事最后就剩下无数真爱粉女友粉路人粉和普通荣耀路人感慨惋惜,接着渐渐过去,不服也不行,可以说除了媒体加不成工资怨念满满的心,基本上天下太平。

年轻一代一直以为这是一次职业选手一致对媒体战争,津津乐道了好久。直到有一次黄少天被一排夜雨声烦弹到群里看了眼,发现是一排小孩儿刚接触媒体有点懵逼在讨论他这件光荣事迹,顺手发了个你们想太多的表情跟一段话。

王大眼就是懒得听那记者哔哔了,老韩老张他俩就是比较实诚,周泽楷万年八竿子打不出一个表情包,江波涛嘛反正别白送叶秋热度就行当然不能有争议啊,这么简单道理都不懂还搁这儿聊,都训练去训练去去去去。

他倒点名点得毫无心理压力,年轻选手被残忍的真相刺激得纷纷发表情包以表心情,被点名的几个混在里面跟图当默认。

叶秋走了,这群还是一样热闹。

他突然想到,随即就拚弃了这个念头,去拦截试图偷走他碗里最后一块哈密瓜的宋晓并伴以一通活力十足的吱哇乱叫。

“少天最近和叶神有联系吗?”

回去的路上喻文州问他,问的是多此一问,他却回得光明磊落。

“没啊,和他联系干啥他都退役了。”

那些揣测和推断,喻文州找他求证,他却不想做这道题。

喻文州的思路总是很难猜,只有关于他自己的他能不假思索地重复喻文州的思考过程。说来也简单,如果叶秋真的彻底退出,他本是没必要冒着风险做这一手舆论领头的。

不过他这句否认倒真得不能再真,真没联系。

叶秋上一次回他还是半月前,退役消息出来的前一天晚上,就五个字,洗洗睡吧你。

在这之后,他发了好多消息过去,叶秋的QQ头像再没亮过。

其实每年都有选手退役,也不乏一声不吭就走的,只是叶秋不一样,他是好多好多人的斗神,一叶之秋应该永远提着却邪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所有人都在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哪怕是一句再见,但没有人知道他们望向的高台早已空无一人,而那离开的背影没回过头,身无所负,脚步不停地走进无名的冬夜中。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