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叶黄】人来人往 二

#原著向,有私设。

章二 客人

蓝雨和嘉世比完友好握手,黄少天场上嘲得起劲儿,场下压根儿没多看一眼,他缀在喻文州身边回酒店,喻文州听他讲了一路废话,还要提醒他到了,他住1102,对面1101是喻文州的房间。

黄少天这才停下,边和喻文州挥手再见各找各屋边嘀嘀咕咕包的什么层数幸好没住到1111和注孤生似的刷卡开门。

可惜喻文州道完别就回房间去了,平时最多集体活动的蓝雨今天因为比赛消耗大个个安静如鸡,没人发觉几个小时后他们王牌房门打开,门后钻出的那个偷偷摸摸包着个围巾鬼鬼祟祟贴墙行走的身影。

这个可疑人员下了电梯,翻过半条街走回了嘉世俱乐部――接着拐到了对面的网吧门口,徘徊了老半天才找到机会钻进去。

他揣了张账号卡在兜里,胸口那兜,贴着他身子捂热了,风一吹硌得烫人。

叶秋坐在吧台,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这人是老熬夜的,也就眼眶底下的乌青比从前更重了些。

无数人好奇开创盛世打出斗神之名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实际上长得就那样,客观来讲真没周泽楷帅,也就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顶多挺耐看,但看久了又是一股挥之不去的嘲讽气质,简而言之,长得就欠打。

刷完记录凌晨一点多,他扒着叶秋的吧台问出了原因,只嚷嚷叶秋自信过头。他偏头看外面,生怕心里头刺扎扎的不平露出马脚,那外面只有黑漆漆的冬夜。

别看他接受采访时滴水不漏还顺便帮叶秋稳了一手,刚看到那个消息的时候他打开叶秋的对话框手一抖刷了整整三屏幕表情包才想起来打字问你怎么回事你在逗我吗你退役你退什么役你上次和我们打还把我揍了我还没揍回来,你状态下滑了个狗屁你退役?

打完才发现自己这话带了点鲜明的火气,不过作为朋友的立场倒也没有特别越矩。他稍微一想就明白多半是嘉世终于不满足于小动静开始搞大动静,那帮人在场上怎么对一叶之秋视而不见放生孤立的他亲眼见了不止一次。

蓝雨的宣传片里至今还保留着魏琛的镜头,嘉世却对自己的创世人视如眼中钉肉中刺,不得不除之而后快。

夜雨声烦在赛场上以机会主义扬名,他耐心和冷静几乎和他的垃圾话指数呈反向比例。第四五赛季对他的质疑铺天盖地的时候他都没显露过太大的负面情绪,插科打诨跑火车直接把质疑的带跑话题。倒不是境界高不高,只是他不怕,新手期也好新秀墙也罢,他总能过去,或者找出一条路,或者开出一条路。

第四五赛季网络上的言论他都只坐在沙发上叼着冰棍随手开小号回几个熊猫头表情包,这次却真气着了,上次是为魏琛,这次是为叶秋,说起来上次魏琛就是让叶秋打败退役的,这人是不是专来克他的?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回头冲叶秋说了句你一定要回来。

他想说的远不止这一句,到底却只有这一句。

叶秋看起来反正万年都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答他说那还用你说,一点朕一日不死尔等终究拿不下这江山的气势都没有。

一叶之秋的气质沉淀自叶秋,非要说,就是一股子大音希声的笃定。笃定的并非胜负,而是对自己能做多少,做到什么程度的把握。他能做到什么程度全联盟都知道,一称号以蔽之,荣耀教科书。

黄少天想,那些揣测和推断,或者说模糊的直觉都是对的。就算眼下八字连宣纸墨水都没有,只有一枝光秃秃的笔,但他就是明白他是对的。叶秋会回来,不管是从哪个谷底出发。那山头是斗神的,任凭地动山摇改朝换代,崩碎的石头也记着叶秋的名。

叶秋前几天时隔几个月突然出现,那时他早已放弃了追问,转而讲一些破事发泄心情,其中一件事就是他初中在网游里被魏琛发现围追堵截烦去打职业,离校手续办完去教室拿东西的时候老师在讲古诗词,那可能是他短暂的读书生涯中唯一听过的一堂课,女教师字体娟秀清丽,写粉笔也没歪掉笔画里的骨。

当时黄少天坐在除他以外空无一人的训练室,只开一盏灯。他那天手感好多练了几把,打完坐在电脑前做手操,闲得无聊把叶秋的QQ对话框拉出来语音输入讲完那件年代久远的小事。

多听听课,多看看书,你就会发现,还是荣耀好玩。

黄少天作总结陈述。

接着那个头像就亮起来了,图案还是QQ默认头像库里的一片叶子。

叶秋就在那句话后面回他,说少天大大说得对啊,来和哥一起打本吗?

他手操也不做了,打字回复,键盘敲得噼里啪啦,说滚滚滚谁和你打本,什么本值得本剑圣出马。你是捅了北桥法师的屁股还是偷了刀锋剑客的眼罩啊?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和我打一把,我不比他们厉害多了。

叶秋回曰:你来了就知道了。

黄少天愤怒:你好歹告诉我什么时候!去哪儿找你!带什么职业!多少级吧!

叶秋秒回曰:不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27级剑客,要没公会的。

神神秘秘你以为你搞银武开发呢。黄少天给他刷了一排猫咪斜眼表情包,得到一个戴墨镜的得瑟黄豆,怒而又刷了两排。睡前才跑去逛淘宝买了个代练服务,要求是27级剑客小号,无公会。

现在本打完了,他也差不多该走了。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才补上第二句有什么困难和我说。接着就眼睁睁地看着叶秋抬手越过吧台往他眼前一伸:“上网费十块钱,谢谢惠顾,还有我的吸血光剑还我。”

早上陈果起来,碰上叶修收工,就见人手边一张多的账号卡,见了她和往常一样打招呼,关游戏拔账号卡顺便把手边那张拿起来往二楼走。

“你这是又搞了张卡????”

陈果想起这人玩她的枪炮师账号就很厉害,不晓得这又搞了张什么职业。

“这不是我的。”

“那谁的啊???”

“昨儿一客人的。”

“那他怎么没带走?让你代练呢?”

“没,给我了。”

“我怎么觉得你心情很不错?昨天收成很好?”
陈果瞅着叶修的背影十分疑惑。

“是啊。”那背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还准备追问细节的陈果也就只能望人兴叹了。

黄少天就没这么顺利了,他早饭桌上给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眼神一瞥,整个人何止如坐针毡,简直如坐针毡,只好打开某宝瞎逛。

这一逛想起来他那27级的账号卡订单还没写评,当即打了个五星好评,随即收到店家自动发送的福利消息,说下次打折云云。

往上看是他和客服的聊天记录,谈妥要求客服问他名字是自定还是随机,他一时也想不出,又怕随到什么老子天下第一看起来太惹眼,就说有没有能挑的不爱起名,客服发了张图给他。

他就从那张图上密密麻麻的名字里随手挑了个流木。

他点了个清空记录,这段对话就消弥得干干净净。不过那张卡到底没扔,他昨晚临走前扒在吧台跟叶秋讲话,结果这人跟他要吸血光剑。

我靠靠靠靠靠你不早说,我电脑都关了,你还指望我再登一次这个丢人的小号吗???再说我回去登万一让他们发现了我脸都要丢光了!送你了你自己折腾吧我不管了。

他把那张卡塞给叶秋,叶秋接过去了,这事儿勉强算合情合理,毕竟只是随手买的小号卡而已。

但说是随手,也不能说完全是随手,必然还是有点什么原因让他从那一堆五花八门的名字里看中了这一个。

这就要追溯到七八年前那堂语文课,老师给讲了句诗,他把这事儿说给了叶秋听,却没说具体哪句诗,释的是哪个义。

无边落木萧萧下,木如何落?木自然不会落,落的是叶。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