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袖扬

百闻不如一见。

【艿芋】归处 续

#失忆梗后续补全。
#一大把糖。

实际上,很多言情小说都蹉跎在女主负气跑路,男主居然不晓得直接去人家家里堵人,非要流连在什么约过会的地方工作过的地方。
拜托,跑路当然是回家收拾东西啊。
肖奈没费多少力气就查到了于半珊的住址,他没和任何人说,独自驱车前往,车里放着轻缓的乐曲。
卡车司机这样的工种可能有着特别的同僚情谊,肖奈被一辆调头的卡车远光灯又照了一波,如同刀锋劈开陈旧的木锁,某些呼之欲出的东西终于要奔流而回。
在剧烈的头疼夺去他的意识之前,他做了两件事。
停车靠边,关窗落锁;联系人。
他紧皱着眉头翻开微信列表,丢了个位置共享给于半珊,附带一句非常轻描淡写的话。
“头疼,开不动车了。”
乐曲还在慢悠悠流淌,却难以舒缓他的头疼,是谁在他发烧反复时心急火燎地把他拉到一边远离人群,笑嘻嘻地给他找药找水;是谁拉着他填毫无意义的校花票选,光明正大地在旁边偷看,带着昭然若揭的心思,他不仅默许,还推波助澜。记忆里所有的空白都在躁动不安,寻找应得应装填的――
某人。

于半珊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心如死灰面无表情地收拾东西,他其实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儿工作,也不知道毕业季的大潮之后哪儿还有房子出租。
但他必须先离开这个地方,就算他矫情好了,眼睁睁地看着肖奈和别人花前月下,他实在是做不到。
本来吧他也没伤春悲秋了,肖奈再在他生命里无可取代,该过去的终究要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肖奈发来的消息,一个位置一句话。
他从床上跳起来,衣服也不折了,书也不要了,越过乱七八糟的障碍物随便踩了双鞋就往外冲。

等他打车赶到肖奈身边,大神车窗闭锁,人躺在椅子放平的驾驶座,脸色苍白眉头打结,前额直冒冷汗。
于半珊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好,他不知道肖奈为什么看起来只喊了他,也不知道他应该先拍车窗看看肖奈还有没有意识,还是先联系郝眉猴子他们。
他着急上火绕着车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想起来他应该。
叫救护车。

肖奈醒过来的时候床边一大圈人,可能大家都吓着了。
郝眉眉飞色舞地和KO讲着肖奈仅有的黑历史,猴子在旁边哈哈哈,贝微微都笑起来。
看来没吓着,肖奈心想。
很快他们就发现他醒了,全部围过来,肖奈先让闲杂人等出去,只留下了贝微微。
“我很抱歉,”他诚挚地说,“这次失忆让我遗忘了非常重要的事。”
贝微微看着他,她是校花榜这届的夺冠选手,最艳丽乖张,肖奈着实无意对她的自尊或者别的什么有所挫伤,没想到她红唇微张吐字干脆。
“说人话。”
“我有恋人。”
肖奈更加干脆地回答。
贝微微抱臂,转而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蔻丹红指甲,最妖娆张扬。
“你和愚公果然有一腿?”
肖奈点头,倒没有太多惊讶她能察觉,女性的敏锐就和她们肆意骄展的蓬勃青春一样与生俱来。
贝微微走得干脆利落,决绝断然。

她走了,郝眉猴子和KO蜂拥而入,郝眉最明显,猴子也稍微表露出了一点期待。
肖奈视若无睹,慢悠悠地开始问郝眉,公司最近的业绩啦,财务情况啦,人员流动情况啦,可把郝眉着急得就快跳起来了。
最后还是KO看不下去,拍拍郝眉的脑袋给顺顺毛,担任了这个沟通的桥梁。医生之前嘱咐过他们,患者的记忆情况最好不要问,容易造成不良影响,实在要问也要含蓄一点。
KO:“你记忆恢复了吗?”
肖奈:“没有。”
一群人多脸懵逼,对脸懵逼,脸脸懵逼,以郝眉为最。
郝眉:“那你跟微微师妹说了啥??”
肖奈:“分手。”
郝眉:“你记忆不是没恢复吗????”
他这话一出,猴子听了都沉默。
你眉哥那哪儿都好,就是傻了点儿。
肖奈挑眉,简直自带圣光不可阻挡。
“你们究竟瞒着我什么?”

肖奈其实心里有七成把握,关于他和于半珊的关系,不过不是想起来的,是推断出来的。
于半珊面对他一个人其实也没怎么失态过,面对他和贝微微两个人就一副心肝俱裂的傻样儿,藏都藏不住,太明显了。
加上他自己对于半珊如影随形的关注,以及收到那封辞职信时涌上来的情绪。
但他还是决定再确认一下,最好的途径无非就是身边这帮人。于是他决定诈他们一波。
总之,夭寿啦老三又坑人啦。

郝眉是这样讲的。
“我们大家都觉得你和他有一腿。”
猴子脸色深沉地补充。
“他自己也觉得。”
肖奈装逼人设不崩,淡然地答曰:“我知道了。”
郝眉:“你知道什么了??????”
被KO和猴子一左一右架出去了。

门开了。
门外的显然只会是刚才活在对话里的另一个主角儿。
于半珊其实很有点懵逼,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肖奈已经解决了所有的前置问题,他在家想走又担心,直到收到肖奈的消息赶过来。
肖奈发的很简洁,语气疏淡,他唯一稍微有所期待的恢复记忆看来没戏。
失望已经习惯,也就不算作失望了。他茫然地走进病房,茫然地望着肖奈,可把肖奈给傻着了。
肖奈就笑出了声。
于半珊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他,那个表情把肖奈看得都快笑不出了,就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于半珊这边其实没什么复杂的心路历程,只是他好久好久没看见肖奈对他这样笑了。

先开口的也是肖奈,他说。
“过来。”
于半珊茫然地看着自己这个椅子和肖奈的床几乎没有距离的距离。
肖奈拍了拍他的被子。
于半珊如梦初醒,也不知道这位大哥是怎样的脑回路清奇,他突然说
于半珊:“微微师妹呢?”
肖奈:“分手了。”
于半珊:“哦,那我坐过来不好……啥??你说啥????”

肖奈:“我和贝微微小姐分手了。”
于半珊:???????????
他整个人本来就有点茫然,现在又震惊又茫然,可以说是个傻子了。

于半珊于是带着一脑袋问号乖乖走到肖奈被子边坐了,他们老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十分顺溜地就把人家小手捉过去了,这哥们儿明明名义上在病中,手劲儿不知道怎么大的要命,于半珊愣是没挣脱,只能扭头去看肖奈。
肖奈和他对视,眼睛里出现了那种他等了好久的光芒。
就是他们以前一起没心没肺打打闹闹的时候,肖奈由着他瞎闹腾瞎折腾的那个眼神。
于半珊的脑子总算挣脱茫然上线成功,他试探地问道。
于半珊:“你……记忆恢复了?”
肖奈:“没有。”
于半珊:“那你……”
他那点微弱的火星子又要缩回去,肖奈及时开口拦住,大神的嗓音倒是一如既往的清澈好听
“虽然以前的事我还没有想起来,但是我在找你。”
“我认错了人,以为贝微微是你。”
“所以我虽然和她在一起,却没能停止对你的关注。”
“你能原谅我吗?”
于半珊直直对着肖奈的眼睛,无处可逃,肖奈专注地望着他,和那天那个一二三秒就让他耳根烧红的场景一样,这次却不由得他逃开了
这种不由得却让他由衷地喜悦起来,肖奈还捉着他,他居然能在这个光景还抽空感受到,肖奈手心有些微的汗意
“你还打算回答我吗?”
肖奈像是终于被他的傻样子逗得绷不住笑意了,他一扑愣子扎进肖奈怀里猛点头,动作姿势賊他妈少女,怂得令人惨不忍睹。
他心想,救命啊,他这个脸保守估计两百摄氏度,不敢见人啊啊啊啊。
肖奈无奈地拍拍怀里的脑袋,把人环住。
“你的脸很烫。”
他一本正经地说
“老三你给我闭嘴!”
于半珊终于说出了此后的第一句话,音儿还有点抖。
肖奈于是不说话了。
于半珊悄悄抬起眼偷瞟,就发觉肖奈正低头看着他。
怎么说呢,这个眼神,如果他是个女的都想嫁给肖奈了。
老三真可怕啊,于半珊不由得在心里想。

肖奈的记忆终于赶在七夕之前恢复了,在这个被当做情人节的古代单身节,于半珊拉着肖奈蹲在他的小公寓里沉迷游戏。
怎么说呢,于半珊同志真的在认真沉迷游戏。
肖奈很有些不满。
于是在于半珊嚷嚷叫老三救场的时候,他顺势凑到人家身后,俯身下巴搁在人家肩膀上,连手抓着鼠标。
于半珊脸炸红,脑子被炸成糊,听见肖奈在他耳边说。
“我的记忆恢复了。”
游戏自然打不成了,他扭头看肖奈,肖奈自然在笑,那副生得疏离淡漠的倜傥眉目专注地望着他,笑意盈然。
“所以,可以正式请你做我的男朋友了吗?”
是这样的,如果夜宵吃煎蛋,他可以用脸煎。
FIN.

小剧场一
于半珊:老三
肖奈:叫点别的
于半珊:老大!
肖奈露出了和善的眼神。
于半珊:肖……奈?
他又开始抖音了。
肖奈:我的名字有那么难听吗?
于半珊: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超级好听!
肖奈:那你叫得这么,勉强?
于半珊:这不老三叫习惯了……
肖奈再次露出和善的眼神。
于半珊:先有肖奈后有天!

小剧场二
话说他们确定关系之后,于半珊就成了“三嫂”。
猴子最喜欢瞎起哄,连带郝眉跟着乱叫。
“哎哟三嫂早啊!”
“三嫂辛苦了!”
肖奈在一边很不走心地憋笑,就是虽然看似没有表情,其实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于半珊虽然很气,但是老三太好看了舍不得吼(也不敢)只好找郝眉打架。一看郝眉身边站着沉默的KO,他开始斟酌,郝眉冲他做鬼脸。
他非常有骨气地扭头地找猴子打架去了。
猴子:去你们妈的我单身有错吗!

小剧场三。
某日。
于半珊习惯性地往肖奈旁边挤,肖奈在做数据,他帮忙盯着看,看着看着开始研究肖奈的手,觉得肖奈的手也很好看并不自觉地露出了痴汉的笑容。
身边肖奈挑了挑眉不露声色轻飘飘地低语了一句。
“想什么呢?”
“老三的手真好看”
“……”
“我我我……”
肖奈就静静地看着他无地自容,然后面不改色地说:“看吧,你的。”
不愧是人生赢家,这脸皮,确实一班二班的人都比不上啊!
于半珊心想。

全部FIN.

评论(6)

热度(99)